把奶尖儿送到嘴边 动态视频 女人的大毛b_百灵公主

梦冲塘梦冲塘 2019年10月18日 来源:互联网 1199 次 收藏

其实,早晨醒来,看看京都的秋,还是会觉得很有味道。

秋体现在珍妹家的小院子里,珍妹家小院子是典型的四合院,上房由阿珍的爷爷独自居住,他已有60岁高龄了,东厢房则住着大儿子夫妻,二儿子夫妻,西厢房住着珍妹,还有她的弟弟,堂兄弟妹,以及我们,院中种着树,看一片一片金黄的叶子,跳着小舞,在风中摇曳,然后又慢慢悠悠顺着风飘落下来,别是一番风味。

那天自珍妹和她妈妈将我们救回家中,亲和友善自然一点儿没少。只不过,他家也不甚宽敞,我们来了,小孩子们就得腾出位置,给我们住。小孩子家家,总归会有些不乐意,这我也不计较。

住在别人家中,总归会有些寄人篱下的感觉,这我也不多想。

但让我难以忍受的是,我被迫要和昊一挤一间屋子。

虽说一路上旅途拮据,但是我也一直有间自己的小屋住。但此时,珍儿妈妈大概误会我们是那种关系,就笑嘻嘻帮我们清出一间房,让我们合住。我本想极力解释,但是看看这家人本来因为我们的到来,已经挤了很多,怎么好意思让人家更挤了?于是只好勉为其难了。

不过这倒有一个好处,昨儿个,本来和昊一闹了些小别扭,僵了一段时间,谁知他刚知道要和我一个房间,立马就不生气了,美滋滋地看着我笑。

我用眼神回瞪他,告诉他,放心,你是不会得逞的。

他看珍嫂去收拾屋子了,贼兮兮凑过来到我耳畔轻轻讲了一句话。

那时我在发愣,哪里能听清呢?

等我从幻想中醒过来,要问他他讲了什么的时候,他偏偏又故弄玄虚,说:“晚上你自然知道了。”

这句话说得我脸红红心跳的,连晚宴都尽在琢磨,珍儿爷爷看我发愣,以为我客气,不敢多吃,和善地说:“多吃些啊,不要客气。”而后又说,“你长这么漂亮,就是少点肉,多长点肉,你会更美的。”

珍儿爷爷说这话时,我依旧在发愣,根本没有理会他。

珍儿爷爷有些尴尬,忙忙说了别的话而掩了过去。

昊一就坐我旁边,他用胳膊肘碰了碰我的胳膊肘,我回过神来,看点他脸上“妩媚”而得意的笑容,再看看桌上诡异的气氛,就知道,完了,我一定是做了什么坏事了。

当晚,我早早回房,躺在床上,希望早点睡着。

谁知本来一向着床就睡的我,今日居然在床上辗转反侧。

门“咔嚓”一声开了,是他回来了。

他慢手慢脚走了进来,而我则停止辗转反侧,开始装睡。脑中却还是止不住的在想他下午说的话。

不知何时,我真的睡着了,而昊一,好像什么都没做。

我睡醒时,他已不在房间,从窗户看过去,正好看到被风吹得摇曳的树,以及吹落的黄叶子。

这时,他走了进来,拿着一只蓝边大碗,上面有两个玉米馍馍,这可是当时难得的美食。

我接过,想着,这家人真不错,便开始吃。

他看着我吃,我一抬头,便看见他那双依旧清澈的眼睛,可是好像有什么和往日不同。

咦,他好像神色倦怠,还有个的黑眼圈。

“你昨天没睡好?”我好奇地打量他,问。

他低下头,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为什么?”

他不耐烦了:“快吃啊,哪儿来的那么多为什么。”

哎,好心当做驴肝肺,不理你了!

时间一晃一晃的就过去了,一上午的时间我都花在帮珍儿妈妈洗衣服上了。珍儿妈妈很吃惊的看着我,她大概会以为我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主儿吧,哪里会知道,我自小就帮爹爹哥哥洗衣服,早已熟能生巧了呢?

午饭时,一大家子围坐在院中的八仙桌吃饭,桌子只能坐下8个人,珍儿爷爷便喝令让珍儿妈妈,珍儿婶婶,以及珍儿下桌。两位妇女都是很温顺,很快下桌了,候在一旁等我们吃完饭,只有珍儿不乐意,小嘴一撅不开心的躲到树后去了。珍儿妈妈跑过去安慰她。我想,我等下也需要去跟她道个歉。

她们都离席了,作为桌子上唯一的女眷,我内心有些小惶恐,加之想去看看珍儿,便向珍儿爷爷请示道:“爷爷,是否我也该下去?”

他笑了,挥挥手示意我坐下,他对我这么好,给我这份殊荣,还真让我这乡下妹子有些揣揣不安,更有些愧疚。

餐桌上,摆的都是一些寻常菜,说的也是一些寻常话。不过说些三日后的中秋节该如何筹备,何处该使银子等等,与我而言,真是无聊至极,只盼着早早吃完。

但是,当他们说道“宫廷宴会”时,我的兴致来了,赶忙插了一句:“那是不是那些王公贵族都会在宫中啊?”

又忽然意识到我这样插嘴,在他们这儿,是不合规矩的事,忙忙闭了嘴。

出乎意料的珍儿爷爷并没有觉得我没规矩,很耐心的回答了我:“宫廷里,皇帝会举行宴会,所有王公大臣,公主皇子都会去的”

中秋佳节,大家心情应该不错,那么这个时候,我去坑蒙拐骗唱唱小曲,装装嫩,也不怕惹恼了权贵,何乐而不为?

想好计策后,我央着昊一去选个地方,京都处处繁华,我们没费许多劲就在一个十字交口找到了一处高地。

我站在高地眺望,真是繁华,处处金宇玉璧,贝阙珠宫,不知母亲会住在哪儿呢?

选址进行的很顺利,接下来的便是装扮,我们向灯笼店借了8只华彩灯笼,8只大红灯笼,我美滋滋的想,到时候,灯火通明,一定会很有感觉。

但是,在选择戏服的时候,却遇到了不小的困难。

我们辗转了好几个衣服店,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愿意将衣服赊账卖给我们的。

可当他问:“你看上哪件衣服呢?这店里的,你可以随便挑。只是这钱,一定要按时翻倍还给我。”

我连声允诺:“是,会的。”边说边看挂在墙上的衣服。

衣服款式倒很多,颜色也多样,有蓝色的窄袖织纹衣,粉红的曲裾深衣,可我硬是没看上眼,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百灵,这么多衣服都没看上眼啊?”昊一陪着我来,但是他一向不是很有耐心,看我左挑右选便有些不耐烦。

“再等等。”我跟他说。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了:“百灵,选好了吗?”

“再等等。”

于是,我们之间展开了一场拉锯战,他不停地夸我好看,说我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根本不需要选......

可惜,我没有中他的奸计。依旧自顾自的选择。

他累了,无奈地走到店家中间柱子,他靠在柱子上,无奈的看着我不耐其烦的选。

其实,他和我住一间房后,一直没有睡好吧?这个,就算他不说,我也看得出来。

昨天夜里,虽说他进房比我早,并睡在地板上,似乎睡着了,但我进来后,倒在床上,朦朦胧胧间,能感觉到他是醒着的。

确实,最好快点选了。

他无聊至极,便去拨弄店家中心柱子镂空里放的白瓷瓶。他将它旋转了一圈。

顿时,是“轰隆隆的声音”,一件套在木头人上的绝美宽袖对襟女衫长裙,初上来时,闪闪发着红光,该裙以红为主色,为宽博,对襟,束腰,衣袖宽大,并在袖口、衣襟、下摆缀有不同色的缘饰,下着条纹间色裙,腰间用一块帛带系扎。本就十分精美,更难能可贵的是,其质地轻柔,微风轻拂,颇有飘飘仙人之感。

“就是这件了!”我和昊一两人几乎同时喊出,两人默契如此。

这是店家听见声音,慌忙跑了进来,看见那红色宽袖对襟女衫长裙被寻了出来,不禁发了怒:“谁叫你们乱动的,快滚出去!”

我本开心觅得珍宝,谁知店家居然这样反应,一时竟也昏了头。

反是昊一陪笑道:“店家可记得刚才所说,这店里的衣服,我们可是可以捡喜欢的随便挑的。店家做生意,讲究的不过是诚心二字,如今你这样要赶我们走,可不是违背了经商之道?店家既然能够将店做的这么大,自然会遵循着诚信二字吧!”

昊一其实不爱讲话,能说出这么多话来,也全是为了成全我的心意。虽然昊一并不帅气,不及哥哥百分之一,但是我看着昊一侃侃而谈,忽然会觉得,他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挺帅气的。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阳刚之气吧。

我接过昊一的话头,道:“是啊,老板,您就成全我们吧。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

店家恶狠狠地回答:“我是商贩,不是君子,你们要找君子,去找那些天天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士大夫吧!”接着便放了狠话:“滚出去!”

不等我们反驳,就有人将我们拉了出去,我呆呆站在店门口,纵然街道繁华,车水马龙,与我何干?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梦冲塘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