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与母犬实战图片|快拔出老师坚持不住了文章|凤女在上

洋洋洋洋 2020年05月28日 来源:互联网 1261 次 收藏

今日天帝夜弦设宴,宴请六界各主前来月社洽谈,在此待上十日左右,为六界更好的维持下去,不生异象,因此,便给这宴会提了个名,曰“月谈会”。月社,天界最大的宴厅,里里外外共六层,规模宏大,寻了那司工的先君,走遍六界,花了不下百年才出了图纸,而这建造的材料,更是从天河深处取出顽石堆砌而成,因此殿内凉爽万分,时而能听到水声,光照下,整个宫殿闪烁着波光,犹如水流打造的一般!它不仅仅是天界最为豪华,恢弘的宴厅,也是六界最为庄严的,有人多次找天帝倒灶此宫殿的技巧,天帝也说不出来,即便是把当初的草图拿给旁人看,至今也无人有这个能力!后来,被问得烦了,天帝就直接将草图刻在了入口的石壁上,供人参考!

这六层,每一层都不同,有着不同的环境,但却紧紧相扣,紧密联系着!第一层为备餐区,里面的食物都是从六界各地寻来的极品,保存得极好,虽说他们不是凡人,不需要吃食,但也要走个形式。更何况,往往月谈会上会出现些许新奇的菜品,就算来者是各界的上位者,也是从未见过的,也更不用说吃过了!也因此,他们有些许人走的时候想把厨师带走,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只能退而求其次,带走食材,但是也不是白白拿走的,总要拿一些东西来交换!既然是稀奇的食品,那么所换之物也会是珍宝。

第二层是正厅,分为五个部分,最中间的自然是最为豪华壮丽尊贵的了!左右各两个,分别为仁,义,礼,智,信,其中,仁厅以白色为主,餐具和桌椅都是白玉制成,口味以海鲜为主;义厅以檀木为主,那一件件物品都是由上好的木材制成,又经过匠人精心雕刻,可谓是巧夺天工,其口味则是以路禽为主;智厅主要内有多部典籍书画,乃是上品,其口味乃素食为主,但却是将个个蔬鲜做的和肉类一般美味;信厅由玄石装潢而成,其主要以汤类为主,口味偏甜;而这礼厅,既然是这最为重要的,盛大的宴厅,那他的菜肴便是最为丰盛的,将其他四厅全数包含,由此可见,其食君的技术所在!

这食君乃是个上仙神职,主要负责重大宴会,而大多数时间,他都不在仙界,云游四方寻找食材,和各种类型的烹饪方法。每每其回到仙府,那是必定会有成群的仙友带着礼物,来拜访,只为求得一口佳肴。然,能不能取得佳肴,在于食君心情,若他满意最后的成品,那么各位就有福了,如果不满意,第二日就没了影子!

第三层乃茶室和书室,抿一口好茶,细读书卷,也不失一番情谊,这茶可是天界独有的,吸收醇厚的灵气,又有天池那纯净之水浇灌,变成了最为养神休灵的茶了!再说那书室,里面的书有大半是稀有书籍,经过誊抄才至于此地,而原版的是被好好保存了起来!第四层乃是酒室和歌舞室,当然那里的酒水自是好的,虽说也不是凡品。但,凡是尝过夜水渲酿造的,便不觉得了。那歌舞团,也只是仙界一些有兴趣的组织在一起,各自作曲编舞,倒成了仙界别一番的风景!

至于这第五层就是会议厅了,凡重大事务都在此商议,签订各界的协议,因此,这里侍奉的乃是文君,他们便于做纪律和拟定协议!这第六层,也是这月社最顶层,是客房,共六十个客房,六届每一届各十处,都是按照各地的特色来布置的。虽说仙界也有客房,但也没有人住在那里,那十处客房就闲置下来,用于备用给其他不够的地处。

一个月前夜弦就下了请帖,散发于六届,凡是手持请帖的人,便可进入月社。请贴是由天池神树的绿叶做成,再交由文君写好发下去,那些请帖会根据各自所邀请的名单,送到定下的地方!

这次月社的月谈会对于夜弦来说倒是很是轻松,毕竟自上一次来看,这百年间六界很是和睦,因此这一次是过了八百年再开,只要持续上一次的关系就行。于是,他又跑去彼岸宫找白亭了,平常白亭不再很难找到他,虽说他大可以用昆仑镜来找他,但若是白亭故意影去身型,那么即便是可以看遍万千世界的昆仑镜也找不到他。但偏偏,即便这样,夜弦也依旧能找到他。

偏偏这二人又是嗜酒的,所以免不了见面就要喝酒,不管什么事,肯定先要开一壶酒,而这酒,不必说,自然是夜水渲那里来的。不管喝多少酒,他们最为中意的就是她酿的酒了,然,夜水渲也不可能自己酿造那么多,她存的也不多,每每这二人来,定要带走些许,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他们三人之间有一规定,只要二人有一人来取酒,那么日后必定要来帮她酿酒,这其中的脏活累活,皆由他们两个负责。毕竟,即便是自己的酒,这二人喝的可是一点也不少,比她这个手艺人还要夸张。

夜弦知晓明日如此大的事,今晚白亭肯定在,于是就慢悠悠的来了。还没有落地,就看到下方弟子拿着衣服往里走,青色长袍,边口绣上彼岸花,不用猜也知道这是白亭的衣服了。他上前打了个招呼,拿着白亭的衣服寻他去了,谁料他的卧房内没有人,找了一圈都没发现他的踪影。那,就只有一个地方了,他推开后门,穿过花丛,来到一池边,雾气萦绕,水流从上方的石崖上倾斜下来,隐约看到一个影子浸在水中,不用想,那就是白亭了。他抱着衣服,蹲在旁边看着水池中的人影,听着池水哗啦啦的响声,再加上这水池散发的淡淡热气,让他起了困意。于是,他抱着衣服靠在一巨石上,闭上了眼睛。

白亭开始听到身后有声音,认为是门下弟子送衣服来的,岂料一回头,倒是吓了他一跳。夜弦睡着了,他从怀中抽出了衣服换上,夜弦察觉到异样便也醒了。这一睁眼,就是白亭正在穿里衣,刚洗过的肌肤水润剔透,隐约可以看到他优良的身材,一头墨发湿漉漉的披在身后。水珠顺着脸颊缓缓流下。看到这一幕,夜弦也有些许呆住了,他只是来送个衣服,谁知道,谁知道看到了这一幕。

“那个,你,头发不弄干吗?”

“嗯?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洋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