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秘书在办公室出轨|宝贝我要想你 好难受|花谢月如初之卿若为缘

洋洋洋洋 2020年05月28日 来源:互联网 1547 次 收藏

护国王——莫仲轩,苍雷唯一一位异姓王,因先皇在位时保卫边疆立下汗马功劳,被先皇封加爵为护国王。

先皇去世之后仍然手握重兵,在西云于苍雷的边境,稳坐靖西军第一把交椅,在朝中也是属于死忠苍雷皇室一脉,也正是有这么一位王爷在,司马一族与薛氏一族才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在位的这位傀儡皇帝舒服日子,早就到头了。

护国王在广招贤能异士也是苍雷家喻户晓的事,楼玉宇刚入苍雷国境不久就听说了护国王和琴德郡主的美名,一直想找个机会认识一下,现在琴德郡主主动向他招贤,心里自是说不出的自在。

“郡主,您回来了?”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伯尊敬的向莫承欢颔了颔首,问了声好,又继续自己的工作。

“郡主,您回来了?没走两步,一位儒生打扮的青年走到莫承欢跟前作了个揖。

“快帮我准备一些好酒好菜,我要设宴款待楼公子,”说着莫承欢便向楼玉宇引见给这为青年。

“在下卢青峰,见过楼兄。”一经莫承欢介绍,卢青峰立即郑重向楼玉宇自我介绍。

“在下楼玉宇,卢兄客气了,”楼玉宇对那些不苟言笑的儒生向来没有什么好感,不过这卢青峰却给他一种特殊的感觉。

“那在下先去准备宴席了,”说完对莫承欢一拱手,又匆匆离去。

“他是王府里的管事,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才、谋士,只是性子国语淡漠不适合官场,才屈才到我府上作管事,他幼时一家被山贼所杀,所幸我父亲经过,才得以保命,从那以后便一直在我家居住,可以说是王府中最信得过的人之一。”莫承欢简单几句说清了卢青峰的身世。

楼玉宇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莫承欢笑笑,她原本也是简单说说罢了,也没指望楼玉宇会因为她这一言两语就能透彻的了解这卢青峰,说实话,这卢青峰从小与她一同长大,却也未真正的懂过这卢青峰。

楼玉宇跟在莫承欢后面,穿过前院,走过前堂,路边不时就会有人向莫承欢示意尊敬,楼玉宇看得出又十几二十多个都是幕僚,心想真不愧是护国王府,家里养着那么多人,定然是在积蓄力量,为不久之后的一切做着万全的准备。

“见过郡主!”正在后花园走着,突然走过来一名身穿青衫,相貌俊美的男子。

“我父亲在何处?”但莫承欢却未给此人任何好脸色,虽然莫承欢一路上都未有什么表情,可在面对此人的时候,站在莫承欢背后的楼玉宇觉得莫承欢的语气中,多了一种不可亲近的冷漠。

“就在亭中,郡主过去便可见……”此人话还未说完,莫承欢便开始迈步向前,可见莫承欢对此人的厌恶。

楼玉宇虽好奇莫承欢与那人之间的故事,却也知道,“不该问的别问”这个道理,保持沉默尾随莫承欢,走出花园来到湖边。

“父亲!”莫承欢远远的冲亭中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喊了一声。

男子起身向莫承欢走来,这下子楼玉宇才看到这位传说中的护国王——莫仲轩的真面目。

不得不感叹这位莫仲轩的真面目。

不得不感叹这莫仲轩天生一副贵人相,他在苍雷数月,从边境一直来到这燕京,却从未见过入莫仲轩这般长相不凡的人,莫说苍雷,就连凤兰静德都寻遍也找不出与莫仲轩气质相似的人来。

如大刀一般充满威严的眉,山脉一样宏伟挺拔的鼻梁,猎鹰一般凌厉的双眸,那宽广的胸膛仿佛装得下整个大海,伟岸的臂膀仿佛与天空比肩。

在这样一个男人面前,楼玉宇难免有些自卑,跟莫仲轩比起来,自己渺小得简直就像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头。

“想来这位就是楼公子了吧,果然气度不凡。”莫仲轩意见楼玉宇便说起了客套话。

“王爷过誉了,在下在王爷面前才要自惭形秽,”比起莫仲轩的客套,楼玉宇却是真心实意的夸赞着莫仲轩。

“哪里哪里,楼玉宇言重了,”莫仲轩能清晰的感受到,楼玉宇对自己真诚的敬佩,看楼玉宇的眼神中又善意了几分。

“父亲先坐下再慢慢聊吧。”莫仲轩知道这客套话说起来就会没玩没了,索性先坐好,让他们两人慢慢了解。

“也好。”莫仲轩说着对楼玉宇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俩个人又推脱了一番,最后一莫仲轩在前,楼玉宇在后,走向亭子。

一入座,莫承欢首先就为两人看了茶,然后两人又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五道茶过后,卢青峰的出现将两人的谈话告一段落,而后将话题从茶桌搬到了酒桌上。

酒过三巡,两人已是不胜酒力,又聊了半个时辰,便要散去,莫承欢负责将醉酒的楼玉宇送回客栈。

车上

醉酒的楼玉宇安详的睡在车厢里,酒偶尔翻动一下身子。

“楼公子?“楼玉宇虽未露出破绽,但莫承欢就是感觉楼玉宇一定还存有意识。

楼玉宇不出声。

“楼玉宇可愿意,入主护国王府?”莫仲轩心里也有些挣扎,想着毕竟楼玉宇也不是苍雷人,且看装扮也不像是平凡子弟,本就不该趟这趟浑水,但她就是想试一试。

楼玉宇依旧一沉默来回应莫承欢,不长的一段路,久久的沉默,就在快要到达了;愿意所居住的客栈时,楼玉宇不紧不慢回了莫承欢一句话:“让我再考虑两天。”

若是答应楼玉宇必将为护国王府尽心尽力,这是一个混乱的年代,不管是要稳固还是要颠覆,都会是一场持久战,谁都不知道这场仗打多久,也许就是一辈子,他得考虑这期间的价值,这是不是值得自己这么做,毕竟这本该与自己毫无关系。

在莫承欢想来,楼玉宇应该会直接拒绝,他能说考虑那就证明他在犹豫,他别无所求,必然是已经得到了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即什么都不缺,却能为不关己的事而犹豫,她就应该感恩才是。

 

 

一晃过去两天,楼玉宇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莫承欢说的那件事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想来想去他竟有些退缩,将自己一辈子都要奉献在一份事业上,他似乎是做不到的,他没有那么伟大,他不像他那个发小一样,能为一件事奉献一生。

虽然他希望被需要,但他还没做好要付出一切的准备。

“咚咚咚”窗外传来轻巧而快速的叩窗声,楼玉宇知道一定是到凤兰送信的信隼回来了。

信隼本为一种野生小型猎隼,经人为训练成为一种长途为人们传递书信的小型隼鸟,因耐力非常十分适合跨国或跨多省传递书信,训练需要大量的人工,一只信隼的价格十分昂贵,并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

楼玉宇急急忙忙的开窗,从信隼身上取下信件,打开一看上面用并不好看的字迹简单的写了几个字:愿你安好。

楼玉宇嘴角抿着一丝温暖如春的笑意,也许在这时尚就只有她能让字迹感觉到一丝放松吧,不管面临多大的困难,只要一想到她的笑容,就觉得没有什么是不能渡过的。

“愿我安好么?我又何尝不是愿你幸福。”楼玉宇对着凤兰的方向喃喃自语到。

第二天,天刚放亮楼玉宇便收拾好了行李,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他也会害怕仙子阿的决定将来会令他后悔。

就在退房的时候,莫承欢便匆匆忙忙到场。

“公子为何要离开?若是公子不答应,回一声便是,不用如此,我护国王府绝不会强留公子。”虽然很希望楼玉宇能助他们一臂之力,却也不屑用此等卑劣下作的手段,更何况强扭的瓜不甜,强留的谋士,不仅不会成为他们的助手。反而还会成为以后的祸患,助敌人一举将他们歼灭。

“让郡主误会了,在下可是那种怕事之人,在下只是住腻这小小客栈,想要进这护国王府叨扰几天罢了。”哪个国都能留下他,唯独这残破的苍雷没有这个本事,一旦他在苍雷出了事,就给了凤兰一个趁虚而入的理由,凤兰王可是巴不得出现这种情况呢。

莫承欢先是一愣,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公子可是答应了我的请求?”

“就让在下为郡主排忧解难吧!”就算是用自己的一生圆了自己一个梦吧,自己也曾期待过能大展宏图,无奈没有这样一个机会,现在就当是圆了自己一个梦,也算不埋没了自己这满腹的才华。

“多谢公子!”莫承欢喜不胜收,像是平白无故的捡到了天大的宝贝一般。

“那就麻烦郡主了。”楼玉宇学者讨人厌的儒生,向莫承欢作揖。

 

 

当夜莫仲轩便为楼玉宇举办了一个盛大的晚宴,所有幕僚一起为楼玉宇的加入而庆祝。

楼玉宇一开始,还以为这是护国王府一直以来的习惯,却不料从下人口中得知这还是第一次如此,楼玉宇是在是想不通这护国王这么做到底有着意图,莫非这护国王并不喜欢他?

护国王为他如此大肆铺张,在外人看来是好事,他是因为看重他,才愿意为他设下如此宴席,但他明白人才知道,这样明显抬高一个人,只会为此人招来大多数人的忌妒,忌妒可不是一个好东西。

看来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如果这护国王真不喜欢他,那他也只能和苍雷说后会有期了,毕竟他能做留下来的觉得已经是很不容易,他不希望再有任何的阻碍。

在宴席,护国王还大肆夸赞了楼玉宇一番,果不其然四面八方向他投过来带着敌意的目光,让他站在灯火通明之处都如坠冰窖般冰冷。

但视若无睹这种处世方式,他还是懂的,若无其事的向在座祝贺的人敬酒,一圈下来楼玉宇明显觉得自己酒量不如以前了,若是以前莫说这一圈,哪怕他再敬一轮也不是问题。

莫承欢不知在何处,楼玉宇心里有些落寞,满堂花醉三千客,唯有自己孑然一身,大家各自相识,只有他他一人是外人,想想也觉得可笑。

楼玉宇向外走去,与其面对这些醉客,到不如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吹吹风。

“楼公子为何独身一人来此?”楼玉宇上桥,正望着皎洁的月光,从背后就传来了莫仲轩的声音。

“在下不胜酒力,见此风景极佳,便上来吹着风醒醒酒。”楼玉宇捡到莫仲轩,心中那疑问便挥之不散。

“哈哈,恐怕是对这种宴会的不胜其烦吧!”莫仲轩一语中地的指出了至关点。

“王爷言重了。”楼玉宇本想做些解释,但想想自己也不时那种假意之人,特别在面对一个不知图谋的人面前。

“楼公子的性子果然很合老夫心意!”莫仲轩也不恼,反而开怀大笑:“楼玉宇可知道老夫为你举办此次宴席的用意?”

“昭告天下,王爷十分赏识在下。”楼玉宇默然道。

“有点假了吧,我两明人不说暗话吧。”莫仲轩在楼玉宇面前,不再尊称,而是平和的朋友相待。

“孤立我。”既然莫仲轩都明说了,那他也就灭那个隐瞒的心思了。

“对果然你看事情比较全面。”莫仲轩十分认同楼玉宇的才华,满意的点点头。

“我有一事不明,为何你说欣赏我,却又要孤立我?”楼玉宇挑明了把自己的疑问如实的说了出来。

“|为了扰乱敌人,为他们制造一个假象,最后我们才好出奇制胜。”莫仲轩迫不及待的想将自己的热血都等没了,终于等到今天,难免会有些激动。

楼玉宇皱了一下眉头,他完全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解释听起来亦是云里雾里,莫仲轩要的到底是什么。

“楼玉宇,凤兰都城人士,前凤兰左丞相之子,十八岁凤兰殿试状元,枫蓝网多次下旨命令接任吏部侍郎,多次抗旨不尊,曾助周氏一族登顶,前两年选择游学……我说得可对?”莫仲轩笑意盈盈的将楼玉宇的过往如数家珍般娓娓道出。

“既然王爷都调查清楚了,我就不多说了。”楼玉宇没有生气,反而可以理解,如果是他也会把整个计划的所有细节都处理好,哪怕是一个小小齿轮。

“公子不会介意吧,”莫仲轩谈笑风生,在他认为就算是楼玉宇也无所谓,大不了一拍两散。一个不能理解他用意的人,是无法胜任他在这个计划里安排的角色的,这样的人丢弃也没有任何关系。

“我若是王爷也会做同样的事情,”这个计划关系着一个国家的命运,每一个环节都必须确保万无一失,一旦出现失误或者差错,就有可能将保皇派全部送入地狱,不得不慎重再慎重。

“很好,不愧是被那个人看上的人,那今后就辛苦你了,在年前,你就会了解有关于这个计划了,一次性了解玩所有就没了乐趣,难道不是么?”莫仲轩说完便笑呵呵的离开了。

楼玉宇理了理自己的情绪,重新回到宴会,既然这是一场预热的好戏,那起码也要让他来一个完美的落幕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洋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