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和儿子 疯狂抽插好爽-相逢一醉是前缘

山水无痕山水无痕 2020年05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730 次 收藏

“你胡说什么?”云景退后两步,吃惊地看着璟源。

璟源却一脸坦然:“怎么,不愿意?”

“我当然不愿意!”

“为什么?是因为不想嫁给我,还是怕当了太子妃不能上阵杀敌了?”

云景心道,他不会已经知道,自己心心念念上阵杀敌是为了立功升仙吧?

“两样都有。璟源,你安的是什么心?你明知道我跟着师父在皇宫本来就战战兢兢了,还把我往火上架着烤呀!”

璟源又好气又好笑:“让你当太子妃是把你架火上烤?李云景,你脑子当真坏掉了呀,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位置,我让你坐,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你真的是好心?”

“以你父亲在朝中的地位,可以说是朝不保夕。若你当了太子妃,那些投降派大臣多少会忌惮一些。还有你师父,虽说他是方外人士,大不了可以一走了之,但他胸怀报国大志,若是于乱世之中隐遁山林,也是不甘心的。有你帮着他,你们可以一展宏图。”

云景不可置信看着璟源:“这么说,如果我嫁给你,你同意让我上战场?”

“那是自然。我反正要回归神位的,当然要先帮你得道升仙。”璟源见云景的眼中犹自闪烁着怀疑,叹气道,“你还是不信我!”

“这……不会是赤凌又给你出的什么坏主意吧?”云景试探着问。

璟源气得转过头去,摆着手:“罢了罢了,你不信就算了。你走吧,我要歇息了。”

你有那么好心?云景心里仍嘀咕着,拿了自己的帕子走出去了。

北山观云峰飞羽洞中,珝离静静地坐在桌子一旁。

他看着面前的那张大床,云景受伤之时曾在上面躺过。他在她作为凡人的一生中头次出现,就是在这里。

是不是,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想起逸然曾对他说的话:你好生在无极天待着,何苦又招惹她?

是了,为何又招惹她呢?

想起那时,金虹氏因调戏宫娥被罚到无极天上关禁闭。他讲起,从前跟着珝离一起打仗的云景,因为拒绝了璟霖的求婚,桀骜不驯得罪了天帝,被贬到南极长生大帝的鹤园当了个养鹤仙倌。

可那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他为何从无极天下来,巴巴地去找她呢?

从前,他们两个千年万年地在一起,从未彼此表白过心迹。他其实知道,她是喜欢他的。每次她打完胜仗,神采飞扬飞奔到他跟前,说着:“珝离,看我厉害吧!”那种小孩子想要讨大人欢心的表情,也曾让他心悸。

她手持青龙戟,威风凛凛的模样,也曾让他心生欢喜。

四方平定之后,他也想过跟她一起做神仙眷侣。可是那时有人说他功高盖主,甚至有人提议让他接任天帝。

他还记得当时还是储君的现任天帝,对他忌惮又嫉恨的眼神。

他也还记得,有次老天帝叫他去喝茶。无意间他听到现任天帝与老天帝的对话。

“我历经百千万劫才有了今日的修为,当上了储君,就因为他是先天之神,得天独厚的条件,战功赫赫,我就要把呕心沥血才得到的东西拱手让给他?凭什么?我不服!”

他听到老天帝对现任天帝循循善诱,让他拱手让贤。可是现任天帝的言辞越来越激烈:“除非你杀了我!”

他不知道,这是老天帝故意的安排还是别的什么,总之,后来,在跟老天帝喝茶的时候,他淡淡地说,既然四方已平定,他也无心待在天宫,只想去无极天逍遥快活。

继任天帝生性善妒,天界人尽皆知。他想着,远离权势的斗争,对谁都好。也包括她。只要他存在一天,就永远是继任天帝眼中的一根刺。

所以后来,当他重新出现在天宫之时,他又看到了天帝眼中的戒备。

“你回来了,珝离。我尊重先父的遗愿,随时可以把帝位让给你。”他这样说着,眼里却闪烁着欲杀之而后快的狠厉。

“我不是为这个回来的。”珝离说,“我从前有个属下,叫云景。我来看看她过得怎么样。”

天帝皮笑肉不笑着:“哦,云景啊。那个骄傲的女仙吗?她见了我,向来是不拜的,自你在的时候就是如此了。”

珝离道:“云景多年来随我征战四方,向来没规矩惯了。天帝不必跟她一般见识。”

“怎么会?她将来可是要做我的儿媳妇的,我当然不会跟她一般见识。”

珝离笑道:“云景可应允了吗?”

“璟霖那小子追得紧,我看应该快了吧!对了,你们是老相识,不如你去劝劝她,不要再摆架子了,璟霖是储君,嫁给他就是做太子妃了,多少女仙梦寐以求呢!”

“她向来是这么不知好歹的性子,我是劝不了她的。还希望天帝和储君不要强人所难。”珝离一字一句说道,手在袖中已经握紧。

天帝冷笑道:“年轻人的事,我也管不了。战神既然来了,喝杯茶再走吧。”

珝离:“不了,我还要去鹤园看看云景。她一个骑马打仗的人,不知能不能喂好仙鹤呢!”

天帝是恨他的,但他又不能对他怎么样,毕竟战神在天界一向备受追捧。所以,天帝可以去打击他在乎的人,让他知道,权力的力量。

可她是多么无辜?

她只是个善良、洒脱的女仙。再见到他时,她打趣道:“我以为,不打仗你就不会出现呢!”

他犹豫着,说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无极天?”

她低了头:“你怎么不早点叫我跟了去。”

“那我,留下来陪你吧。”

两人相视而笑。

她美丽的杏仁眼忽闪忽闪:“无极天上太冷清了,咱们一起去人间热闹热闹吧!”

这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未曾想竟一语成谶。

她宁折不屈,最后被贬为凡人,他也沦落为一个小小山神。原来想着,只要能护着她,让她得道升仙就心满意足了。但是见到她之后,他起了贪心,想守在她身边,像从前的许多相伴的岁月一样。

可是,这一切都对吗?

若是从一开始,她就嫁给了璟霖,当上尊贵的太子妃,甚至在以后当上天后,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而她偏不,以至于一贬再贬,甚至连性命都快要保不住。

反观现在,看璟源对她,应当是真心的,就算是带有利用的成分,那也是为了对付他。只要他对她好,怎么对付自己也就无所谓了。璟源也会尽全力保住她。

只是天帝和天后会容许璟源跟她在一起吗?毕竟,她与璟霖的死多少有点关系。

如果他们极力反对,恐怕云景就更加危险了。但是反过来,若是他们能够接受,那云景此后便是一片坦途了。

他叹口气。为今之计,还是尽快让云景立下战功才好。

天宫中,天后正与南极长生大帝饮茶。

“南极真君这里的养颜茶,定是三界十方中最有效的。”天后喝了一口茶,称赞道。

“天后谬赞了。天后尊容华丽,岂是这小小花茶能够衬托的?也就是喝着润润嗓子罢了。”

“什么好茶?我也来尝尝。”金虹氏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金虹,你是闻着茶香过来的吧。来,坐下,让你也尝尝真君的养颜茶。”天后笑着招呼他。

“养颜,我倒不必了。不过可以给我带些,给相识的仙子们喝。”

“你不喝罢了,还想着带走。金虹,你顺走的我的东西还少哇。”南极长生大帝揶揄道。

“哎,真君何时也这么小气了!”

几人笑过,天后问道:“帝君此番下界,可知我那小儿子是否又闯下什么祸事吗?”

金虹答:“那倒没有。不过天后,从前在天宫时,我看璟源倒无心女色,怎的下了界这般痴情起来,几次三番英雄救美,令人感动。”

天后笑道:“到了凡间,自然沾染那七情六欲多了些,他东宫里什么妃子没有,还用得着去赢得美人心吗?”

“岂止,简直连命都舍得!”

“哦?”天后起了兴趣,“谁家的姑娘让他这么上心?”

南极长生大帝也捋捋胡子说:“璟源果然变了性情了,从前我与他说了好些个女仙,他都不为所动。”

金虹朝长生大帝使了个颜色,说道:“说起来,这个女子真君也是识得的。”

“敢问可是哪位下凡历劫的仙子?”

“不错,就是从前在鹤园待过的云景。”

“咣当”一声,天后手里的茶盏跌落打碎了。

她站起身来,不悦道:“怎会是她?金虹,我让你看着他,你怎能让他接近云景那个丫头!”

长生大帝道:“业障因果,非神力所能更改。天后息怒,你听金虹说说事情原委。”

天后重又坐了下来,心乱如麻。大儿子的死,跟那个女人脱离不了干系,如今小儿子下凡历个劫又跟她牵扯不清,真叫她心烦。

“天帝给云景定了惩罚,要她此生要凭自己的真本事修道成仙,否则就要魂飞魄散。”金虹徐徐说道,“这些天后应该知道。”

“哼,她那是咎由自取。若不是珝离讲情,当日在刑台之上就将她分形了,哪还能有今天?”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山水无痕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