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邻居老太的一次性_她被送上陌生男人的床|春庭月

小富婆小富婆 2020年03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532 次 收藏

我跟在萧永清身边,准确来说是身后。

他越走越快,最后我几乎要小跑才能追上他。

即便是这样,我也能听到宫女太监们的窃窃私语,无外乎是些鄙夷的词句。

这倒不怪他们多嘴,毕竟当初是我自己站在文武百官的面前,求下的这门亲事。

几月前,北漓使团进京朝贡,我作为和亲公主同行。

谈及联姻时,陛下说要将我许配给太子做侧妃。

我站在大殿上,毫不畏惧:

“对于本次酥漓联姻,本宫有几句话要说。

“首先,本宫是北漓的大公主,从小享受着万人尊崇的荣光,即便远离故土来到贵国,也绝不能屈居于人下。

“其次,本宫生来娇贵,只要本宫带来的人服侍,他们犯错只能由本宫来惩罚,任何人不得代劳。

“最后,联姻属于两国之间的事,国事本宫无权干涉。但出嫁是个人的事,本宫的未来要由本宫自己决定!”

他们都被我震住了,没人知道,我当时有多么慌张。

这段话真真假假混合在一起,我也没多少底气。

万一恰好有认识我的人在呢?万一被点破了呢?万一寒酥皇帝不同意怎么办?

来之前我就已打听过寒酥各皇子的情况,本是想着早做打算不至于两眼摸黑去受欺负,可却有意外的发现。

我根本就来不及多想,当即就下了这个决定,最差的结果不过掉头罢了,然后两军开战。

我不怕两军开战,反正那时候我就已经死了。

我更不怕掉头,活着对我来说,早已没有任何意义了,自从,他离开后。

寒酥皇帝拧着眉思索着,我猜他是在权衡其中的利弊。

片刻后,他朗笑着打破尴尬:“请问北漓的月瑾公主,看中朕的哪位儿子了?”

“晏王,萧永清。”

我昂起头,一字一句地说。

是的,那时候,萧永清还不是太子。在这一点上,幽南总说我很有眼光。

在离太和殿还有几步远的地方,萧永清的步子慢下来,他把手递给我。

是啊,我们这对表面夫妻还是得做出样子来。

他牵着我走进殿内,双双拜谢天泽皇帝与皇后。

寒酥皇帝为我们赐座后,皇后说了几句客套话后便找借口离开了。

萧永清的生母瑶皇贵妃亲切地拉着我的手交谈,声音柔和,如沐春风。

我蛮喜欢她的,温柔娴淑,大方得体,很有母仪天下的风范。

她问了我些生活琐事,细致到吃穿住行各个方面,却只字不提我与萧永清两人的相处。

瑶皇贵妃替我戴上一对镶金点翠碧玉镯,然后把我的手放在萧永清手上。

在快要接触时,她松开了。

我不禁佩服起看起来柔弱的瑶皇贵妃,她的态度很明确,又让旁人抓不住把柄。

临别前,瑶皇贵妃把萧永清单独叫到一旁。

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回去的路上,萧永清对我的态度好转了些。

除了……我依然坐在隔帘外。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富婆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