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滚床单图片大全 陪侄子高考酒店要上我—初相遇,若相逢

洋洋洋洋 2020年05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1494 次 收藏

皇甫祁点了点头,“好。”

他没有继续问问下去,即便他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但是他没有资格问下去。

“你愿嫁,我会娶,至此,我们之间的这场交易,还是公平的。”即便她已经有了别的谋划,但是最起码看起来什么都没变。

“皇甫祁……”

“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你不想说的也无需告诉我。”打断了慕阑烟的话,转而冲她笑了笑,“无论何时,我们先是朋友,若是幸运,才能论夫妻,只谈友情的话,你没有任何对不住我的地方,。”

抬头看着皇甫祁清浅的笑容,慕阑烟的心得到的些许的安抚。

或许这就是她愿意和皇甫祁交朋友的原因吧,跟他在一起相处很舒适,很自在,很默契。

“我的婚事,终究不能我自己做主。”说着有些失落的垂下了头。

昏暗的夜色中,皇甫祁觉得自己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抬起手想要去安抚慕阑烟,可是抬起的手小心翼翼的试探,终究什么都没触碰到便收了回来。

“但是我相信,无论哪个男子娶到你,都会好好爱护你的。”

慕阑烟无所谓的笑了笑,“你就不要说这种话来安慰我了。”

“并不是安慰你。”皇甫祁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认真。

“五小姐,在我看来,你就如那遥远的萤火,胜过这世间所有言说。”

有些被皇甫祁突如其来的严肃吓到,慕阑烟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他如此之高的评价。

“别那么惊讶,我只是如实评价而已,此间二十年岁月,能有你这样的好友,我很是满足。”说完轻轻笑了一下。

回给了皇甫祁一个同样的微笑,“我亦是满足的。”

天空中突然升起来的烟火打破了两人之间安静的对视。

在烟花绽开的那一瞬间,慕阑烟隐约在皇甫祁的眼底看到一抹光亮,但是她却没看懂这抹光亮到底意味着什么。

转过身来仰头望着空中绽开的斑斓色彩,慕阑烟心里却愈发沉重。

而此时他们两人都没有发现,远处假山后面,一个身影正静静的站在那里,两人刚刚的相视一笑他全看在了眼里。

晚宴结束之后慕平楚便直接将慕阑烟带回了将军府的马车上,省的那些有心人来找麻烦。

“在我把事情打探清楚之前,你老老实实的呆在府上,不要乱跑。”慕平楚眉头微微皱着,眼底满是担忧。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慕平川也十分的不解。

慕阑烟虽然知道实情,但是却不能说。

“二哥四哥,你们就不要担忧了,陛下没有明旨赐婚就说明他还不想让我这么早嫁出去,这不是好事么。”

“好事?陛下不会无缘无故耽搁你的婚事,怕只怕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情而且无法掌控的事。”

“二哥。”对于自家二哥如此如临大敌的模样她也是无奈,“陛下不是说了么,让礼部挑日子了,赐婚是迟早的事。”

“迟个三五年的话,你就成老姑娘了。”慕平川的眉头从刚刚开始就没有舒展过,语气中也带着不满。

“不会吧。”笑了两声,慕阑烟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

那晚之后慕平楚就经常不在府里,慕阑烟心里愧疚,却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不要担心。

她也没什么心情到处跑,闲来无事在府上天天找她四哥练剑。

“这两年你功力长进很大。”放下手里的剑,慕平川拿起一旁桌上的汗巾递到慕阑烟手上。

呵呵笑了两声,“主要是二哥教的好。”

只是慕阑烟说这话的时候是有些心虚的,教她武功的可不只是她二哥,崖绯这两年也教了她不少。

只是崖绯教她的功法都透着邪气,她并没有当着其他人施展过。

院子里安静下来,慕阑烟才发觉,院墙外面好像有些嘈杂。

“四哥,外面什么声音?”

慕平川侧头看了一眼院墙外面的天空,仔细听了听之后摇了摇头,“不知道。”

用汗巾在额头上按了两下,慕阑烟刚想出去看看,院门口的侍卫突然进来通传,“四少爷,五小姐,太子殿下在府外下马,马上就进来了。”

“阿沥来了。”脸上的笑容瞬间就藏不住了,“四哥,我去看看。”说着将手上的汗巾塞到了慕平川的手里。

慕阑烟刚走到中院的连廊下便看到了皇甫沥,停在原地等着他走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皇甫沥看到慕阑烟的瞬间,眼底的神情十分的复杂,但是片刻之后便只剩下一些埋怨和一些愧疚。

看着皇甫沥走到自己身边,慕阑烟抬手在他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怎么了,打算一辈子不理我了?”

微微低了低头,一幅委屈巴巴的的模样,“我就是生气。”

看到皇甫沥吃醋的模样,慕阑烟忍不住笑了笑,拉着他的手腕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你啊,还是没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

本来垂头丧气的皇甫沥突然来了兴致,停在原地反手抓住慕阑烟的手,“我今天来,有好东西给你看。”

还没来得及问是什么,慕阑烟便被皇甫沥拉着快速的跑向自己的院子。

进了院子,皇甫沥抬头看了一眼房顶,“上去。”

“啊?”

同样的,没有留给她太多时间疑惑,慕阑烟便被他拉着手腕上了房顶。

站稳之后,慕阑烟抬头望了一眼高墙之外,只是这一眼却让她的心跳突然停了一拍。

因为此时将军府的院墙之外多了一排高大的树木,而这树她认识,像极了岭南的红豆树。

“你说你喜欢岭南的红豆,我就干脆让人把那里的红豆树挖过来,如果他们不适应这边的水土死掉了,我就再让人换一批新的。”

看着那些刚刚栽种好的红豆树,皇甫沥脸上带着喜悦和满足的笑容。

慕阑烟很久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看着一颗颗红豆树在午后的阳光下熠熠生辉,那本就殷红的红豆如今更是红的夺目。

“怎么了?你不喜欢么?”看到慕阑烟不说话,皇甫沥侧身试探着问到。

深深的叹了口气,慕阑烟淡笑着转身看着皇甫沥,沉默了一会之后伸手拉住了他的手。

“阿沥,你知道么,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够永远这般简单纯粹,不受任何侵扰的在这世间安然老去。”

握着皇甫沥的手渐渐的收紧,慕阑烟说出来的话都有些颤抖。

或许,这是她渴望但又得不到的东西吧。

“但是我只希望你能永远陪在我身边,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

紧紧的盯着皇甫沥真挚的眼睛看了一会,笑了笑,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我当然会一直在啊。”说完转身继续看着那些红豆树。

而皇甫沥的视线却一直落在慕阑烟的身上,他不在乎那些红豆树好不好看,他只在乎她的姐姐喜不喜欢。

连廊尽头,慕平楚和慕平川站在角落里仰头望着房顶上的两人。

“二哥,太子对小五的偏爱,未免太过于明目张胆。”

慕平楚轻轻皱了一下眉头,“我只希望这偏爱最后不要给小五带来伤害。”

日子难得恢复了平静,慕阑烟每天做的大事就是陪哥哥们吃饭练剑研讨兵法,抽空的时候摆弄着那些红豆继续做着自己还没完工的小玩意,这样的日子她过的自是不亦乐乎。

这天夜里,慕阑烟练完剑之后去厨房拿了坛秋露白便上了自己院子的房顶,一边看着墙外的红豆树一边喝着酒,夏日的夜里依旧燥热,刚刚练剑出的汗很久也不干。

突然身后房瓦响了一下,立马警觉的眯了下眼睛。

只是一转头,那身红衣瞬间让她又放松下来。

“我有任务了?”自己还欠他一笔债,看样子该还了。

崖绯坐到慕阑烟旁边侧头看了她一眼,“杀人还是越货,选吧。”

“杀人。”慕阑烟说着喝了一口酒,语气十分的悠闲。

说完之后一抬头发现崖绯正用一幅十分幽怨的眼神盯着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什么时候让我杀过人啊,拿这种事情逗我,我当然不上当。”

她知道这是崖绯在照顾她,哪怕让她肉偿,交托给她的也都是些劫掠的活,还没有让她做过杀人放火的恶事。

崖绯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如果我这次真的让你杀人呢?”

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慕阑烟沉默了片刻开口道,“那就杀呗,反正我又不是那些心地善良连刀都没碰过的大家闺秀,我杀的人还少么?”

虽然她从来没有以杀人为目的,但是有人想要她死,她总不可能不出手反击吧。

瞬间收起了所有的表情,崖绯百无聊赖的仰身躺了下去,“无聊。”

本想逗逗这个小丫头,但是好像结果不尽人意。

侧身对着崖绯,用腿碰了碰他的腿,“到底什么任务。”

崖绯白了慕阑烟一眼,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和一张地图扔进了她怀里。

“地图上所指示的这个宅子里有一处暗格,暗格的位置地图上也标示出来了,暗格里有一封信,和你手里那封一模一样。”

话说到这,慕阑烟自然明白自己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偷天换日嘛,容易。”说着直接将信塞进了怀里,压根就没有多问一句的打算,这都是规矩,不该问的不问,她懂。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洋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