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媳妇日的直叫 那晚我和女同学_贵女惹爱,哥哥宠上瘾

山水无痕山水无痕 2020年04月01日 来源:互联网 872 次 收藏

季薄堔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经过前面一系列的事,几人都对季薄堔的推断有了相当的信任,但让他们相信对他们那样好的老祥叔故意迷晕他们,抽取他们的鲜血,听起来又是那么的不可信。

季薄堔也知道空口无凭,他十分平静又胸有成竹地说:“一切今晚自有分晓。”

几人依季薄堔所言,对老祥叔说迷恋这里美味的果实和清新的空气,想在这里再住上一晚上,然后再离开。

老祥叔听了他们还想再住一晚,表现出异常的兴奋,连连对他们说:“你们就是住上一个月也行。我们这的水果是任何地方都比不上的。”末了,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佝偻着的身躯有些孤独,又说,“家里就我和老婆子两人,太过冷清了。你们来了后,热闹多了。要不然你们再多留着时日,陪陪我这个老头子。”

也许是老祥叔的表情太过忧伤,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从他苍老的脸上显现出来,似乎在诉说着它们的孤独。宋雨宸几人看着沉溺于孤寂之中的老祥叔,心里生出些许不忍和同情。猴子是他们之中最感情化的人,他立刻答道:“好,老祥叔我们就在你家多打扰些时日。”

说完后,他才想起还没征求其他几人的意见,又转头问他们:“你们说行不行?”似乎是担心他们不答应,他又威胁地说,“说不行的人一定是世上最冷血的人。”

章嵘几人都用你幼稚的眼神看猴子,却也纷纷点头同意。

山里的天气,白天热得很,晚上又冷得要命。老祥叔今晚也体贴地为他们煮了一锅红枣汤,跟他们说是喝下去可以暖一下身子,更好入睡。

如果没有季薄堔的推测,几人说不定感动到流泪。但老祥叔正如季薄堔所言,今晚又为他们煮了红枣汤,他们突然觉得老祥叔的种种举动似乎真的另有目的。

见几人有些迟疑,久久不肯喝下红枣汤。老祥叔脸色有些不善,那神情只是一闪而逝,随即又被慈祥的笑容掩盖。

他催促道:“你们快趁热喝啊,冷了就不好喝了。”

宋雨宸假模假式地吹了下碗里的红枣汤,笑了一下,说:“太烫了,等它凉了我再喝。老祥叔,你不用管我们,先去忙吧。”

老祥叔也笑,随手端了根凳子就在他们旁边坐下,说:“没事,老头子我闲得很呢。”

任是猴子也看出了他不看他们喝下红枣汤,就不会罢休的心理。他心里渐渐地相信了季薄堔的推断,着急地想着该如何解决。

“老祥叔,你们这的果树结的果实卖吗?我想买一些回去送给亲朋好友,让他们也尝尝什么叫人间美味。”季薄堔突然问。

只要一听人提到他们这的果实,老祥叔的表情每每都是骄傲得像只孔雀,他说:“卖啊,整个杉城都是在我们这买的水果吃。你们要买,我给你们最低价。”

“这样啊。”季薄堔的表情若有所思,露出一个突然想起什么的表情,又开口说,“老祥叔,我刚才好像看到你家院子里的果树上好像有很多鸟在树上啄果实吃。”

老祥叔一听,急了,撒腿就往院子里跑,那步伐快的简直不像是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人。

季薄堔见状,微微一笑,很自然地接过宋雨宸手上的红枣汤,将他们两人碗里的红枣汤都倒在洗手池里。章嵘几人见了,也一一效仿,小咖赞了一句:“季哥,你真厉害。那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把老祥叔给骗了出去。”

季薄堔对于他的夸赞,不骄不躁,语气十分平淡地说:“这不算厉害,我只是比较喜欢观察人的语言表情以及行为。这才发现了他十分在意他们这的果树,刚才我故意夸赞他们这的果树时,他展露出来的骄傲,自豪,更让我确定了他将果树视为了他很重要的东西,所以我只是设了一个小计,便轻松地将他骗了出去。”

“季哥。”猴子一惊一乍地大喊,声音很响亮,靠得他最近的小咖感觉他的耳朵都快被猴子的声音给震聋了,“季哥,我要认你当老大。”

“靠,猴子,你别想,季哥是我一个人的老大。”章嵘用脚踢了他一下,说。

猴子本来还想说什么,这时他见老祥叔走了进来,将已经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一时间安静了不少。几人都很清楚地听见老祥叔嘴里骂骂咧咧地道:“这些死鸟,天天都要偷吃我家的水果,迟早有一天我要把它们全都打死。”

他走近,见到摆在饭桌上的几个碗里的汤都被喝光了,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章嵘见他盯着装着红枣汤的碗看,生怕他看出什么,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嘴唇,奉承地说:“老祥叔,你做的汤太美味了,我明天还想喝。”

老祥叔笑得慈祥,满口答应:“好,明天还给你做。”

宋雨宸用手捂了下嘴巴,打了个疲倦的哈切,说:“我好困,先去睡了。”

季薄堔拉住她的手,说:“正好我也困了,一起。”

章嵘几人看着他俩精湛的演技,心里同时说了句演技帝,也纷纷告辞,回房睡觉了。

晚上,宋雨宸和季薄堔躺在床上,他们面对着面,眼对着眼,四目凝视。等了老半天,都没听到任何动静,宋雨宸眨了眨眼,语气轻软地说:“我真的困了。”

她的话刚说出口,就感觉有一股强劲的力将她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季薄堔的气息吐在她的耳朵旁,他说:“别出声,有人来了。”

果然,不出一秒,宋雨宸听到了细细碎碎的脚步声,来人似乎趴在他们门口听了一会儿里面的动静,听了几分钟后,又喊了几声他们的名字,是两个苍老的声音,宋雨宸认出这两个声音是老祥叔夫妇的声音。老祥叔夫妇见没有人回应,这才放心地打开门,走了进来。

宋雨宸感觉有人抓住了她的胳膊,随后一个尖尖的东西刺进了她的皮肤,是医院常用的注射器,在缓缓地吸取着她的血液。

她的手臂有些微疼,被子里她的另一只手被人抓住,紧紧地,像是在无声地安抚她,她内心瞬间被一股安心的泉涌滋润,心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

随着血液的流失,宋雨宸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无力。她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 “好了,老头子,再取他们就没命了。”

老祥叔的声音阴沉沉的:“也是,不能让他们就这样死了,不然我们的肥料就又需要重新找了。”

过了一会儿,针头从她手上抽出,她的手臂被人塞进被子里。随后老祥叔夫妇慢吞吞地走了出去,等他们走出房门后,宋雨宸和季薄堔睁开眼睛,心有灵犀地对视了一眼,翻身爬了起来,轻手轻脚地跟了出去。

他们看着老祥叔夫妇又分别去了章嵘几人的房间,同样抽取了他们大量的血液后,慢慢地走向了他们的院子。

这时,季薄堔几人都集合了,悄无声息地跟在了他们身后。他们蹲在暗处,悄悄地看着老祥叔夫妇到底在搞什么鬼。

看着看着,几人的眼睛同时都不敢置信地睁大,就连一向任风雨吹打,我自岿然不动的季薄堔眼里也有了一丝震惊。只见老祥叔夫妇将他们的血浇在果树的土壤上,浇了一棵就用他满是皱纹的手抚摸着果树的树皮,他的动作很轻,眼神很温柔,像对待他的亲生孩子一样亲切,对着那棵树说:“果树啊,我又给你带来了新鲜的肥料,这次的血液都是些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和一个漂亮得不行的小姑娘,你一定会喜欢的。”

宋雨宸几人看着他诡异的行为,不寒而栗,背后起了一身冷汗。

章嵘摸了摸他手臂上因老祥叔夫妇的行为被吓起的鸡皮疙瘩,小声地说:“季哥,他们夫妇不会是有病吧?”

猴子赞同地说:“不光有病,还病得不清。”

季薄堔考虑的点完全和他们不同,他眼神幽深,盯着老祥叔夫妇的目光尤其压抑,很深邃,像是有一股爆发起来很惊人的力在无声地酝酿着。

他说:“之前我们吃下的果实不会就是这样养起来的吧?”他的话像是疑问,更像是肯定的语气,宋雨宸也不由地想起了那些水果红得像血在外渗的汁液,她居然还吃了很多,突然觉得恶心得想吐。季薄堔扶住她的腰,轻轻地抚弄着她的后背,说:“没事的。”

不光是她,章嵘几人吃得比宋雨宸多得多,他们恶心得更厉害,扶着墙角一个劲地干呕。

这不小的动静终是引起了老祥叔夫妇的注意,季薄堔几人也懒得再隐藏了,索性站了出来,正面面对老祥叔夫妇。

老祥叔夫妇人年龄大了,眼神本来就不好使,再加上漆黑的夜色,睁大眼睛看了好久,才认出是他们。表情先是一愣,然后便是惊讶地问:“你们怎么会醒?”

章嵘冷笑,帮他提出他心里的疑问,说:“怎么吃了你的迷药还能醒?”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山水无痕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