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小说性群交,地铁被后面进了H文|悄然心动

小富婆小富婆 2020年04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1038 次 收藏

宗小健皱眉说:“你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哪知道,我又没看到你。我回到家,你早走了。把我的衣服泡在盆里都不知道有多久了,还是我自已洗的。可惜了这一百块钱,我还没有用就被我搓成这样了。”

叶贝然听他说宗小贝又走了这才安下心来,她说:“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你俩慢慢聊。”

宗小健说:“姐,你又要走,你又不管我了?”

叶贝然一刻都不想停留,她从包里拿出两百元钱递给宗小健。没想到宗小健却挡了回来,他嘿嘿一笑。

“什么意思?”叶贝然说。

宗小健从兜里摸出几百元钱笑嘻嘻的说:“姐,你看这是我挣的。”

叶贝然想起上次给宗小健两百元钱的情景,据她了解,这宗小健就是一个天天上网打游戏的孩子,怎么能挣到钱呢,难不成是非法得来的?

这宗小健得意的说:“看到了吧,姐。这是我挣的,以后我也可以自已养活自已了。姐,你等着,等我挣了大钱我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他说完又把钱揣兜里。

叶贝然说:“行。”叶贝然把钱收回包里,她撩腿向门口走去。宗小健喊道:“姐,你什么时候回来?”

叶贝然头也不回的说:“不知道。”

从宗小贝的住所逃回酒店,叶贝然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一直挨到下午,她终于下了一个决定。叶贝然给她的好朋友董宝拉打了一个电话。

好久,董宝拉才接起电话。董宝拉正躺在床上睡觉,男朋友罗斯也被电话吵醒了。罗斯推醒董宝拉问是谁打来的电话。董宝拉对他说:“你别说话。”

宝拉接通电话问:“大小姐,一大早就被你叫醒了,我这边好像天还没亮呢。”

叶贝然才想起董宝拉那边正是晚上,她抱歉说:“对不起,我忘记我们在不同的时区了,我有一个急事想找你帮个忙。”

董宝拉说:“什么忙?”罗斯悄悄的把手深进了董宝拉的睡衣里,一捏。董宝拉猛的一叫,给了罗斯一巴掌。

叶贝然听到叫声问她:“你怎么了?”

董宝拉说:“没什么,没什么,不小心碰了一下。”她从罗斯的怀里挣脱出来,打开床前灯,戴上眼镜,想站起来。罗斯又把她强拉了回来,董宝拉挣脱不开,瞪了罗斯一眼。她压低声音问,“你找我什么事?说吧。”

叶贝然说:“宝拉,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

董宝拉说:“你让我帮你查吴林槐?”

叶贝然说:“不是,不是,是另外一个人。”

罗斯上下开弓把女朋友撩摸的惹火上身,董宝拉忍不住低声呻吟了一声,轻喘幽兰,软绵绵的问叶贝然:“查谁啊?”

叶贝然听到声音不对,已经觉察出什么了,她质问道:“谁在你身边?”

董宝拉头脑清楚过来,在罗斯胸脯肉上狠狠的掐了一把,罗斯滚到一边,傞着牙咧着嘴喘气不敢出声。叶贝然又问道:“宝拉,你床上是谁?”

董宝拉心里一惊:“没人啊,你别胡说。”

叶贝然嘿嘿一笑,兴趣来了:“我胡说?我猜你掐人家了吧?你掐哪了?肚子,腰,大腿,还是那个地方?我都听到他疼的呲牙了。”

董宝拉无言以对,竞然被叶贝然识破了。她生气的一脚把罗斯踹到了床下。

叶贝然问:“你怎么不说话了。”

董宝拉说:“真的没人。”

叶贝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解着董宝拉:“宝拉你都这么大了,一个人在美国也没人陪你,一定很孤单吧?你有男朋友很正常,我是替你高兴啊。不过我也伤心啊,我们姐妹一场,曾经说过,不管谁有男人了就告诉对方。可是有人却不遵守承诺。宝拉,你说这样的姐妹还要不要相处了?”

董宝拉反被叶贝然逗笑了:“死丫头就你的脑子好使,嘴巴还不饶人。我不是不想说,只是还没来的及告诉你。”

叶贝然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罗斯委曲的爬回床上来,董宝拉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他讨好的躺在了董宝拉的身边。既然叶贝然已经知道了,董宝拉也不想瞒她了。

董宝拉说:“好吧,我告诉你。你还记的美国留学的时候,那个网络痕迹学的助教吗?”

叶贝然惊呼道:“是他?那个卷发帅哥?”

董宝拉摸着罗斯的光头说:“其实他是戴的假发,他是一个光头,头上一根毛都没有。”

“啊,不会吧。不过,美国人光头挺多的,很多明星也是光头。”

董宝拉说:“他也不是美国人,是中国东北那疙瘩的。”

叶贝然又说:“啊,这我真没想到,原来他也是中国人,那怎么长的有点不像中国人呢?”

董宝拉说:“那谁知道,长残了呗。”

两个人说完都笑了。

董宝拉想起叶贝然拜托她的事问:“你是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叶贝然说:“帮我查一个人,名字叫宗小贝。祖宗的宗,大小的小,宝贝的贝。她是武汉这边一个旅行社的导游,应该是武大旅行社。”

董宝拉问:“还有没有别的信息?”

叶贝然说:“她有一个弟弟,住在武汉梅苑小区305栋204室,她经常出差。我知道的大概就是这些。她的年龄应该和我差不多。”

“嗯,马上查,挂了吧,一会给你回过来。”董宝拉挂了电话,拍拍身边的罗斯说,“起来了,快给我干活去。”

“OK。”

罗斯和董宝拉披上衣服,打开电脑。罗斯按叶贝然提供的信息检索着数据库,双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打着,电脑显示屏上快速闪烁切换着登记头像照,多任务的窗口上加载着各种运行程序。罗斯一点鼠标,一组数据切换到了另一个显示器上。很快,宗小贝的照片传输在了电脑显示屏上。

董宝拉惊呼大叫起来,她急忙拿起手机拨通叶贝然的号码。叶贝然早就等着电话呢。

“贝贝,你让我查的这个宗小贝到底是谁?”董宝拉的语气非常震惊。

叶贝然说:“你吓到你了吧?我也是。你查到了什么信息?”

董宝拉一边看着电脑屏幕一边说:“真的是吓到我了,这真是一个重量级的炮弹。你等我看看。宗小贝出生于1984年6月10日,贝贝,她和你是一天的生日。难道你们是亲姐妹?”

叶贝然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问过家里,我家在武汉确定有亲戚。”

董宝拉继续说:“宗小贝,她的母亲叫张文丽,弟弟宗小健,父亲宗广海。她的父亲已经去世了,死于车祸。”

“还有吗?”叶贝然问。

“还有,她在武大旅行社工作,是2006年8月入职的。她现在正在武汉带团。这个团,这个团,是这个公司……这是从上海来的……”董宝拉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叶贝然听到董宝拉的声音越来越小,着急的问到底是怎么了。董宝拉说:“我说了你可不要惊讶。宗小贝带的这个武汉旅游团是从上海美驰集团来的。”

叶贝然不以为然的问:“那怎么了?”

董宝拉说:“美驰集团和吴林槐有关系,这个集团的董事长就是小槐树的爸爸。”

“啊!”叶贝然惊讶的叫了一声,“你快把宗小月的行程路线查一下。”

董宝拉说:“好,我一会发你手机上。”

挂了电话,叶贝然翻出吴林槐的手机号,可是打不通。她站起,在房间里踱步,她很着急,她担心宗小贝会被吴林槐缠上。过了一会,董宝拉发来了宗小贝的行程,还有宗小贝的手机号。叶贝然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给宗小贝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宗小贝有没有事。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富婆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