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黑人抽插的死去活来|灵活的舌头钻进花缝_绵绵情缠,总裁轻点爱

王可可王可可 2020年01月06日 来源:互联网 96 次 收藏

等到了别墅,邵决西停好车后,下车把后座的黎曼抱了出来,偏偏黎曼双手不安分的拍打着邵决西的胸膛。

“黎曼,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话一出口,邵决西觉得自己简直说的是废话,被下药了哪还能有意识。

夜晚的冷风吹的邵决西有点头疼,他把黎曼抱进别墅二楼的房间里,安置在床上,他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拨通了家庭医生的电话。

躺在床上的黎曼身体越来越痛,她难受的翻来覆去,几次差点摔下床,幸好有邵决西在旁边护着。

邵决西心疼的看了一眼黎曼,究竟又是谁想设计她。

“我、我难受……好热。”黎曼神志不清的吐出这句话,脸上一片潮红。

“黎曼,再等一会,医生马上就到。”邵决西一边说着一边用袖子擦了擦黎曼额头上的汗水,当然,他的衣服也都被汗水湿透了。

许是回来晚被冷风吹久了,邵决西一直觉得头疼。

突然一不留神,邵决西被黎曼一拽倒在了床上,听到黎曼被他压的闷哼一声,邵决西急忙起身,“黎曼,不要闹。”他无奈了叹了口气。

“我真的好难受……”黎曼喘着气,拉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邵决西见状钳制住黎曼的双手,“我知道你难受,再等一会。”邵决西也有些着急了,黎曼身体滚烫的温度让他的心一直紧绷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门铃声响起,邵决西赶忙走下一楼开门,拉着家庭医生就往楼上屋里走。

“她这个样子……有什么办法治吗?”邵决西看了看在床上不断扯着被单的黎曼。

沉默了许久,家庭医生摇了摇头,说::“这位小姐是被人下了春药,没有别的办法,只有……”

不用家庭医生说完,邵决西已经知道了,唯一的办法。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邵决西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

家庭医生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邵决西送走家庭医生,犹豫了一会还是返回了二楼房间,走到床边看着翻来覆去的黎曼,邵决西伸手解开了黎曼衣领上的扣子,“黎曼,抱歉,我不想看到你这么难受。”

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他慢慢俯下身去。

一夜缠绵。

次日清晨,邵决西醒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他揉了揉太阳穴,看到旁边的黎曼还没醒,邵决西穿上衣服出屋来到了厨房,他洗了几种豆子还有米,想着给黎曼熬些八宝粥。

半个小时后,邵决西端着熬好的粥走到二楼的房间里,把粥放在床头旁的桌子上,床上的黎曼还没醒,邵决西嘴角翘起,坐在床边伸手捏了捏黎曼的鼻尖,“黎曼,该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黎曼鼻子一痛猛的惊醒,发现自己赤裸的身体,不由得惊呼出声,尤其看到坐在床边的邵决西,顾不得全身酸痛,她抱紧被子看着邵决西,有些结巴的开口:“邵决西,我们昨晚发生了什么?”

“抱歉,你被人下药,昨晚我看你太难受,所以…”坐在床边的邵决西此刻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黎曼,虽然他昨天的确也是有点情不自禁。

黎曼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是她被人骗了,还被下了药,最后遇到的是邵决西。

黎曼咬了咬唇,问:“所以昨天是你救了我?”

邵决西点点头,“是的。”

“那你这算是趁人之危!”黎曼脸色微红,她虽然理亏,但就这么失去第一次,她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她继而说道:“而且你昨天是不是没有对我温柔点,弄的我现在全身酸痛…”黎曼摸了摸发酸大腿,瞪了一眼邵决西。

“是我不好。”邵决西语气带着歉意,随后他从桌上端起粥,盛了一勺吹了吹然后送到黎曼嘴边,“这是我刚熬好的粥,我喂你喝吧。”

“我、我先穿衣服,你赶紧出去。”黎曼红着脸,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还是光溜溜的一件没穿。

“反正都已经看过了,你还这么紧张做什么?”邵决西轻勾嘴角,带着玩味的目光看着黎曼。

“你!”黎曼又羞又恼。

邵决西笑了笑,说:“你的衣服坏了,不过我可以把我的衣服借给你穿。”

黎曼顿时想起了昨天,衣服被那几个男人撕坏了。“那你还不赶紧去拿…”黎曼小声说着,一想到昨天,她心里就特别难受。

邵决西站了起来,似乎知道黎曼想到了什么,走到衣柜拿出一件衬衫抛给了黎曼,“你赶紧穿上吧,有点大但是可以将就着穿,一会我让人买件新衣服回来给你穿,再送你回家。”

黎曼点点头,道了声谢。

“跟我,不用这么见外的。”说完,邵决西就离开了房间。

黎曼心情有些复杂,掀开被子却看到了大腿内都是淤青,身上还有好几处吻痕,黎曼用手使劲揉搓想擦掉,可是一点用也没用,她迅速穿上了邵决西的衬衫,果然大了一圈,越看越觉得别扭。

“叩叩”

门外的邵决西敲了敲门,黎曼下了床回了句:“可以进来了。”

下一刻,门被邵决西打开,他走了进来打量了一眼黎曼,“果然大了很多。”

黎曼捂着宽大的领口,脸色有些不自然,“你去叫人买衣服没有?”

“买了,我让他顺便多买几件女人的衣服,防止以后来不及准备。”

“以后?女人的衣服?!”黎曼感觉自己是听错了。

“嗯,我是说下次你再来我家睡,就不会没有衣服穿了。”

“邵决西!你能不能不要开这种玩笑?”黎曼似乎是生气了,抓起床上的枕头就丢向了邵决西。

邵决西微微一侧身就躲开了,弯腰捡起枕头,邵决西扔到了床上。

“不闹了,我喂你吃粥。”邵决西端起碗,盛了一勺送到黎曼嘴边。

黎曼似乎不太习惯,顾不上身体酸痛,伸手想夺过邵决西手中的碗,“我、我自己吃。”

可邵决西像是早就已经预料到黎曼会夺碗,端碗的手往上抬了抬。“还是我来吧,你现在难受。”

于是黎曼就乖乖张嘴吃着邵决西送到嘴边的粥。

“黎曼…”喂完最后一口粥,邵决西用拇指拭去黎曼嘴角残留的米粒,柔声叫着她的名字。

“嗯?”黎曼被突如其来的话呛了一下。

邵决西放下碗,看着黎曼,“我想跟你说一件事,关于我和阮灵露,你就当作是给我一个说清楚的机会。”

黎曼愣了愣,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口:“你说吧。”虽然她很想知道真相,但还是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其实我和阮灵露只是同学关系,所谓的初恋也只是谣言而已。”

这是事实。实际上,学校传出关于他和阮灵露所谓恋爱的谣言时,他们之间充其量也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

当时他玩的还算不错的同学还用这个来笑嘻嘻地打趣他时,他还只当作一个玩笑来听,毕竟那时候连阮灵露是谁都不知道。

就算前一天才遇到过,也只是当成普通的同学。

“还有呢?”

“阮灵露是校花,追求他的人也有不少,当然人渣也有很多,有一次她被几个男生欺负,那天我正好经过就救下了她,之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学校就传出了我和阮灵露在一起的谣言。”

那个时候没当回事的他可不知道这些事情还会影响到现在。

甚至,影响到他想要携手共度一生的人。

黎曼听完内心突然有些激动,但依旧是无所谓的样子,“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就是说我跟阮灵露除了是同学别的没有一点关系,我也不喜欢她,你明白了吗?”邵决西感觉要被黎曼气笑了。

黎曼别过头,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明不明白又关我什么事…你也不需要跟我说清楚这个。”

“那么…你是怎么想的?你喜欢我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可可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