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泥鳅极限虐阴 公交看着女朋友被别人上|穷媳妇富婆婆

王可可王可可 2020年01月06日 来源:互联网 312 次 收藏

曲红冲过去的速度极快,在宁文楦和柳兰馨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柳兰馨的身上打了好几下了。等回过神来,宁文楦急忙拉住了她,“妈,你怎么了嘛。怎么说动手就动手?你往日的修养哪里去了?你的上层社会的气势呢?”

“哼,什么修养都被你们给磨光了。你这个不孝子,为了那个女人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你老娘作对。我真的不知道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了,居然有了你这么个儿子。柳兰馨,我跟你没完。”

此时,柳兰馨已是泣不成声了。闹成这副局面是她没有料到的。她没想到宁文楦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搬出去住。她更没想到今天的曲红会如此强硬。按着胸口,她感受到那里传过来的一阵阵痛意。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样对待自己?她到底是哪里不如人了?除了没有傲人的家世之外,她从来都不曾觉得自己比别人少什么。可是在曲红的嘴里,她几乎就成了一个一无所事的人。难道,她真的如此不堪吗?

宁文楦把哭的不能自已的柳兰馨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看着对面张牙舞爪的曲红。他不禁心生了一股挫败感来。那个人是他的亲生母亲。看到她那有些恐怖的神情,他实在是不知自己还能说些什么,还能做些什么。或者,搬出去住会是唯一的一个解决办法吧?

这个问题,柳兰馨其实早已跟他提过,只是当时虽然考虑过,但却没有放在马上施行的计划上。毕竟刚刚才结婚就搬出去住,怎么看都不太好。他也不想曲红伤心。但是现在,他真的非常的后悔,后悔没有早一点搬出去住。如果早些搬出去住,今天的一切恐怕就不会发生了吧?

“妈,看来,你是真的不能跟兰馨和睦相处了。好吧,既如此,那我也不勉强你了。兰馨是我的妻子,是要跟我过一辈子的。你不喜欢不要紧,只要我喜欢就可以了。这两天我就会搬出去。妈,以后看不到她,相信你就不会每天这么烦恼了。”

转身,他拉住了柳兰馨的胳膊,使她看着自己,“兰馨,我答应过你会让你幸福,我一定可以做的到。走,我们上去吧。”硬是拉着她上了楼,渐渐消失在了曲红的视线当中。

他们一离开,曲红顿时如泄气般的滑坐在了沙发上。刚刚的气势,刚刚的勇气,在这一瞬间都消失而空了。“孽子,孽子啊······”室内只流下这孽子的回音。

而在楼上宁文楦和柳兰馨的房间里,两个人都傻傻的坐在床上,没有人开口,唯有那低低的啜泣声流转不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文楦突然伸出手搂住了柳兰馨,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胸口。没来由的,一滴滴热泪就滑落在了她的脖颈处,沿着那美妙的曲线滑入了她的衣内。身子一颤,柳兰馨的泪流的更凶了。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罢了。“兰馨,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真的很对不起你啊。”千言万语,唯化成了一句对不起。

柳兰馨把他搂的更紧了,“没有,没有,你没有对不起我。老公--”

把头磕在了她的头顶,宁文楦不住的摇头,“兰馨,在结婚之前,我答应过你的事并未做到。我曾有着无比的信心能够给你幸福的生活。可是现在,我······我发现我根本就做不到。我什么都做不到。”

“不,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真的,在你身边,我感觉到很窝心,我也觉得很幸福。老公,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只要能够在你的身边,我什么都不会在乎。”

“可是我在乎。”宁文楦一把推开了柳兰馨。“你知道吗?每次看到你受委屈,每次看到你偷偷的抹眼泪,我的心都在痛。你是我的老婆,可是,我却什么忙都帮不上。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遭受这一切本不该你承受的事。这样的我,还算是什么老公?我不配,我根本就不配啊。”

柳兰馨抬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你在胡说什么?你配不配是由我来说的。我说你配,那么你就配。老公,在我决定嫁给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认定你是我今生的唯一了。不管这期间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什么样的磨折,我都不会放弃。老公,你也不要放弃好不好?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句话吗?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只要我们心在一处,力也使在一处。我坚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得到我们所想要的一切。老公,你要对我们有信心才是啊。我们已经走到了现在这一步,难道你就不能再坚持往下走吗?”

“我······”说实话,宁文楦现在真的是没有什么信心了。这几天,他的心一直都在受着煎熬。一边是自己最爱的妻子,一边是最爱自己的老妈。这两个人,他哪一个都不能够舍弃。但是夹在中间的他还能做什么?看着她们都不开心,他更加的痛苦。

柳兰馨擦了擦眼泪,认真的看着宁文楦。“老公,你要明白一件事。这个家,你才是主心骨。如果连你这个主心骨都没有了信心。那这个家还要怎么撑下去?散了那不过是迟早的事情。难道你真的忍心看到这样的事发生吗?老公,让我们一起努力撑下去吧?”

“老婆,我真的不忍心看到你这么辛苦。我说过要你快乐和幸福。但是很明显,我现在无力做到。如果我真的做不到,我只能放手。我不想你跟着我一辈子这么辛苦。”

柳兰馨有些慌了,宁文楦的这些话,怎么听着都有些自暴自弃的味道。甚至,他可能已经心里不再想继续维持这样的关系了。“老公,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你不要我了?你不想要我了?”

宁文楦抱住柳兰馨,身子不住的颤抖着,“我怎么会?我怎么会不想要你?如果有可能,我一时一刻都不想跟你分开。可是,可是,我不想你那么辛苦的过日子。”

“有你在我身边,我又怎么会觉得辛苦呢?”想到刚刚滑落在自己衣内的那滴泪珠,柳兰馨更加用劲的抱住他。她明白,如果说这个家有一个人最痛苦,那肯定就是宁文楦了。有人曾经把一个家中的丈夫比喻我夹心饼。现在想起来,真的很有意思不是吗?

就好像是宁文楦,他就被夹在曲红和自己中间。两边讨好,两边磨合。他的痛苦,又是谁能想的到的呢?那滴泪,又何尝不是他心酸的故事呢?

“兰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为什么她就是不能跟你和睦相处呢?难道接受一个人就真的那么难吗?她为什么总是要抱着她那可笑的面子不放呢?那面子到底有何重要的?比我们之间的感情还要重要吗?”

“老公,你听我说,妈只是一时想不开罢了。你也要站在她的角度替你着想一下。妈她可是宁氏集团的董事长。所接触的都是一些大企业的总经理之类的人。过的是上流社会的生活。在上流社会,什么最重要?那就是面子问题了。妈这么做,没有什么错的。因为她本身就在这个环境中。她不这样做,又能怎么样呢?她也只是想自己过的舒心,过的和乐点。你想让她在一时间就转变观念,谈何容易啊?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等。期望妈能早点想通就好了。老公,你也要对她有信心,好吗?”

“不,我自己的妈我很了解。我对她没有信心。她是什么人我很了解。想她放下那一切,很难,很难。”

“你也说了是很难。但却不是没有可能不是吗?还有机会的,我们还有机会的。老公,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你不要这么快就放弃了。”

宁文楦沉默不语起来,在他看来,曲红是绝对不会变的。而他刚刚在楼下所提到的搬出去住。那不过是一时的办法罢了。这根本就治不了根本。难道搬出去住,曲红就可以罢手了吗?不,不会的,她只会惹出更多的麻烦事来给他。

但有一点柳兰馨也说对了,那就是他舍不得现在就放弃。他舍不得柳兰馨。那个他钟爱的女人。

“老婆,我听你的,我们一起努力。一起让妈改变心中的想法,真心的接纳你,真心的喜欢上你。”

柳兰馨露出了今天的第一抹笑容,“老公,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我就知道你不会舍得离开我。我就是知道,就是知道。”

宁文楦抬手在她头上摸了摸,“傻瓜,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让我放弃任何东西都可以,但唯有你,我这辈子,绝对不会放手。绝对不会!”也不知道这最后一句是说给柳兰馨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那句话说的极为大声。大到震撼人心的地步,这样,他们才会记在心里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可可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