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趴在我腿下吸吮 爸爸轻点我想要-一品王妃,战神夫君宠妻忙

山水无痕山水无痕 2020年01月08日 来源:互联网 119 次 收藏

魏小菊和小江小河惊诧急了,不过,魏小菊更多的是恐惧,难道他们已经怀疑小主子的身份了么。

不敢再想,魏小菊连忙问道,“那其他人可知道你没死的事?”

“没有,我一直藏的很好,并没有其他人知道。”

“那就好,那就好。”魏小菊心里送了一口气,就算那些人有所怀疑,但‘顾承毓’已经死了,他们又能怎么样。

顾承毓还有戚瑶他们只当魏小菊担心顾承毓安危,就没有多想。

“对了少爷,我看少夫人好像早就知道你没死的事,这是怎么回事。”小江这时候问道。

他们不瞎,顾承毓急急忙忙的将戚瑶抱进来,又在门上喊出那些令人动容的话,还有这一天一夜的陪伴,很难让人不猜出些什么。

戚瑶嫁过来只有一夜顾承毓就去从军了,一夜两个人怎么可能就会产生那么深厚的感情,摆明了是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

这么一说,大家的视线就在戚瑶和顾承毓身上来回打转,心里也是想着戚瑶藏的够好呀,这么多日了居然没给他们透露一丝半点。

说起这件事,顾承毓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一下,“本来我出事后,我害怕那贼人对家里人不利,就回来暗中保护家里人。对瑶瑶出手想帮几次,让她有了猜忌,然后她使手段把我逼了出来。”

就算是到了今日,顾承毓还是不得不佩服戚瑶敏锐的观察力。

“哦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日少夫人让我找俩个人假装绑架她的那次,我说呢,原来少夫人早就有疑心了。”

小江小河突然想到那次戚瑶吩咐他俩做的事情,这时候才明白那次的用意。

魏小菊也大概明白了一点,有一次戚瑶消失不见,她当时急坏了,让人们里里外外找了一遍,没想到,是在那时候……

“你们呀,这两个孩子,可真让人不省心。”虽然嘴上埋怨两声,但是魏小菊脸上的笑容怎么都藏不住。

少主没有事情,小主子也平安出生,而且现在主子和夫人两个人感情也如此的好,她到底没有对不起主子呀。

“嘿嘿。”戚瑶憨笑两声,也是一脸微笑。

“那这么说,少爷你以后都得隐藏身份了?”小河问道。

“是,敌人再暗我在明,暴露身份对我们没有好处,到时候不仅我会出事,你们也可能招来杀身之祸。”顾承毓深沉的说,他何尝不想光明正大陪在戚瑶身边。

“嗯,承毓你一定要隐藏身份,万万不能暴露。”魏小菊对着顾承毓安顿到,自从知道有人暗害顾承毓,她就心里一直压着一块重石。

对着顾承毓安顿好后,又对小江小河说,“还有你们,务必记着,顾承泽已经死了,是战死的,平日里千万不能露出一点破绽来。”

“嗯。”

“嗯。”

两个人点点头表示明白。

至于为什么魏小菊没有对戚瑶安排,是因为戚瑶这几个月瞒得可是一点破绽都没有,还需要安排什么,这孩子机灵,很多事情她心里有数。

“哇哇哇……”

突然,一直在戚瑶怀里的孩子哭了起来,戚瑶左哄右哄,孩子都一直哭个不停。

她有些急了,求救的看着魏小菊,戚瑶毕竟第一次做母亲,没什么经验,魏小菊抱过孩子,“孩子应该是饿了,我找了个奶娘,我先给孩子喂几口奶。”

“嗯,好。”戚瑶连忙答应。

大家在这里围着戚瑶半天,戚瑶到底刚才生产过,有些支撑不住就睡过去了。这时候顾承毓也不好再留在这里,连忙去了一间房间梳洗。

……

谭家。

谭静诗这几日每日以泪洗面,她感觉全身憋满了气,却不知该如何发泄。

以往有成哥在,还可以安慰她一二,如今他却已经要,怕是她连他的尸体都见不到了,如此想着,更是伤心。

她不知该埋怨谁,她想埋怨自己的不懂事,又埋怨侍卫自己的自作主张,最恨的,还是戚瑶的处处作对!

“小姐,小姐,县里告示是贴出结果了。”丫鬟闯了进来,对着谭静诗说道。

“出来了,这么快吗?”谭静诗有些哀怨。

‘结果出来了,不就代表成哥已经被处决了么,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快。’

为了这件事,谭静诗也不是没有做过努力,她去求了她爹,可她爹不为所动,告诉她县太爷不会轻易放过这杀人之罪,而且谭父也不想去救那个侍卫。

本来他放任谭静诗和那个侍卫不管,平日里就觉得难堪,如今有了这个天赐的良机,他才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算了,小叶,陪我去看看告示吧。”就算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谭静诗还是想去送送他最后一程。

两个人去的时候,张贴告示的地方已经围了不少人,有些人不识字,拜托一个秀才帮他们把告示上的内容念出来。

“今有谭家侍卫,嫉妒林家铺子生意兴旺,以白蚁咬坏顾家木材,其罪为一。后又扮鬼吓人,扰乱顾家砍伐木材进度,撒布谣言使人心惶惶,其罪为二。最后阴谋不成,恼羞成怒,下毒伤害顾家之人性命,其罪为三。最终,本县决定,将此人赐死,今早此人已经伏法!”

当那个秀才的声音落下,谭静诗险些站不稳,全靠后面的丫鬟扶着,那也此时脸色煞白煞白,亲眼看见这告示,比她心里想的还要残酷。

这时候周边的百姓火上浇油,都在讨论了起来。

“我就说嘛,顾家当时那些木材坏的奇怪,果然是谭家干的好事。”

“还有还有啊,我本来是在城西给顾家砍树的,那几日天天闹鬼,吓得我们都回来了,没想到都是这些人,多可惜呀顾家工资那么好。”

“听说,顾家少夫人生了个儿子呢,现在又在招揽工人砍树呢,而且,顾家木材铺因为少夫人生孩子,现在所有东西都让利一成呢。”

“是嘛,那我可得赶快去看看,免得去的迟了,东西都没抢光了。”

谭静诗听见身边的人一句接一句,将自己的手攥的紧紧的,痛到麻木了还不自知。

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她走回谭府的,她只觉得世界天翻地覆,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她脑子里乱急了。

“诗儿。”刚一进谭府,谭父就一声叫住了谭静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山水无痕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