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不要了|同班同学的母亲_昨夜,雨疏风骤

小富婆小富婆 2019年12月12日 来源:互联网 472 次 收藏

“闭嘴,你个臭婆娘,这里有你说话的份?”,父亲抢声朝母亲呵斥道。

“放手”,母亲丝毫不去理睬父亲的言语,只是倔强的看着面前的刘炮,眼神说不出的冷漠。

听到母亲言语,刘炮也略显惊奇的看向母亲,初时也困惑不已,但打量稍许,见母亲的神情中已然没有了先前的疯狂,于是思虑一下便开口道:“放开她吧!”。

而此时架着母亲的几人,突然听到刘炮话语,一时都面面相觑,生怕只要松手,母亲便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毕竟,关于母亲先前所说的话,他们还是心存忧虑的,再加之刚才刘炮对我和姐姐的作为,使得他们一下子拿不定主意。

“没事,放开她吧”,刘炮点头又说到。

另外几人见刘炮再次肯定说道,便也不再犹豫,松手放开了母亲。

可就在这时,突兀的叫声又起。

“你个臭婆娘,让你不老实,老子打死你”,原来是父亲眼见母亲被人放开,心里便天真地想着亲自动手打母亲,给刘炮和他那宝贝儿子道歉出气,所以嘴里嘟囔一句便欺身上前。

“你动一下试试”,母亲突然喝到,用尽全身力气,朝着父亲冷声说。

只见母亲从未有过的勇敢。

父亲乍然听此一言,同时又见母亲神色阴狠凶历,不由微微愣了一下。但事到如此,已经骑虎难下,父亲最终还是狠心咬牙,重重一巴掌朝着母亲拍了下去。

“啪”,母亲她,没有躲避这一巴掌,甚至连言语都没有,仅仅还是用那同样,但是更加阴狠的眼神直视着父亲,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爸爸,不要打妈妈,不要打妈妈”,我和姐姐瘫软的趴在地上,向父亲嚎啕哀求。

而懦弱无情的父亲,对我们的呼喊视而不见,只是愚蠢作势要继续抽打母亲。

“啪啪”,又是两声清脆的响声,而母亲模样也愈发狰狞。慌张的父亲见母亲始终都没有反抗躲闪,只是那么莫名阴森看着自己,让他不由心底发怵,原本习惯性提起的手,一时竟未敢落下,呆立在那里与母亲对视良久。

母亲盯着父亲看了半响,见他没有再动手,便决然扭头转身,朝着我和姐姐走了过来,全然不理睬尴尬的父亲。

“不哭,有妈妈”,母亲蹲下身子,将瘫软的我和姐姐扶起,温柔的擦拭着我们的眼泪,将我们搂在怀里,冰冷沉声道。

“你们,究竟想要整么样”,母亲突然抬头看向刘炮,平静的说。

突然听到这么一句问话,刘炮也是微愣,顿了一下,然后道:“事情总要有个交代,你两孩子差点给我儿子开了瓢,这债该怎么算?”,他认真回应,但语气明显客气了很多。

“用人命偿还怎么样”,母亲阴沉说到。

“嗯?”,众人齐惊,直以为母亲是要作什么傻事。

“就用他的命偿还”,母亲继续阴森道,手指着父亲。

“你个恶毒的恶女人说什么?”,父亲猛然听母亲这么说,手还指向自己,先是不由一呆,继而愕然,最后出离是愤怒,说完便要动手,颇有要先下手为强的气势。

“够了,老子今天是来讨说法的,不是来看你们一家表演的”,刘炮蓦然大怒,有种被人玩弄的感觉。

“我之前便说过,要打断你们的一条狗腿,你们自己选要断谁的”,刘炮没了继续纠缠的兴趣,狠狠地说到。

“断她的,都是这个臭婊子的错,或者打他,打那个小王八蛋,他就一傻子,断一条腿没关系”,父亲再次自作聪明的抢声,紧张地胡言乱指,看着刘炮模样惴惴不安。

而我们母子姐弟三人,此时尽皆沉默,谁都没有说话,没有反驳。四周观看的人群此时也是一片寂静,颇为愤怒的看向父亲。

“打他,打他,打那个傻子,爸爸,打那个傻子”

这时,那个头包纱巾的男孩听闻父亲言语,看着不合时宜地恨恨道。

“你们可是决定好了!”,刘炮先是看了看我的母亲,接着又阴毒的盯着父亲说,没有理会自己的儿子。

“决定好了,决定好了刘爷,就打他,打那个傻子”,父亲急忙随着那男孩的话语坚定道,自以为计谋得逞,还露出些许谄媚笑意。

可接下来,让父亲惊诧莫名的事情发生了,只看那刘炮,竟提着手中木棍一步步朝他走去,模样凶狠,惊的父亲惶恐乱叫。

“干,干什么,刘,刘爷,打他,打他,打那个小王八蛋,呜啊····救命啊”,父亲看着一步步接近的刘炮,语无伦次。

“就你吧!”,刘炮冷漠地说,挥棍欺身上前。

“啊···,刘爷饶命,刘爷饶命啊”,父亲一步步急退,身子方向却是朝着空洞的大门位置,在慌张的眼神中,不经意的闪烁出一丝精光。

而刘炮并未理会父亲的求饶,说完便快步上前,挥着棍子朝着父亲砸去。

于是我那自作聪明的父亲,便硬生生地顶着棍棒的殴打,身子不住缓缓后退,直至完全退出了人群,然后猛地撒腿朝大门冲了出去。

不过,让人诧异的是刘炮并未继续追赶父亲,他只是极其厌恶的看了一眼父亲,然后便随手丢了手中的武器。

直到后来我才想明白,他是有意要放父亲走的,而那时之所以追打父亲,也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而已,否则在众人的围堵下,父亲又岂能逃走?

而众人眼看父亲狼狈逃跑,不由再次哄笑,“哈哈,哈哈····”,却皆未有阻拦。

可说来也奇怪,我那母亲在之后的整个过程中,始终保持沉默,只是冷冷地看着周遭场景,

哪怕是父亲独自逃走,也未激起她任何波澜。

“妈妈”,我和姐姐不由呼唤道,紧紧拥入母亲怀里。在那一刻,我和姐姐感到出奇的安全,仿佛无论多大的风浪,都不能吹进这小小的港湾。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富婆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