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具短篇高H文 我的极品女友_与狼同眠

洋洋洋洋 2019年10月18日 来源:互联网 1075 次 收藏

荀墨辰忙于新项目的开发,工作很忙。正如他所说,竞争对手是不相上下的华胥,真不是一般的激烈。

他不在家的时候,她就在他专门的游戏室玩游戏。

他的游戏室真是豪华,三维立体亲身体验,真是爽到爆。

苏浅眠迷上了一款简单粗暴的游戏——对,简单粗暴——枪打异形。

没有什么战斗技巧,纯粹的射杀异形,血腥暴力。

她在游戏室玩得正开心的时候,有人拍了拍她肩膀。

苏浅眠瞬间用枪对准了来人,而来人身手极好,顺势躲过,她用力过猛,想要撤回已经来不及,被来人轻易的制住,栽倒在地上。

还好,不疼。有一股力控制着,她基本上是平稳躺倒。

荀墨辰压着她,嘴角噙笑:“还敢不敢?”

苏浅眠连连求饶:“好汉饶命!”

荀墨辰拍着她的脸:“叫哥哥就饶了你。”

苏浅眠乖巧:“哥哥。”

糯糯的声音,让他心头猛的一震。

而在他晃神的一瞬间,苏浅眠猛然发力,翻身将他骑在身下。

她学着荀墨辰的样子拍他的脸:“小妞儿,喊句爷听听~”

荀墨辰墨黑的眸子紧紧锁着她,嘴角噙了笑。

苏浅眠心里大叫不好,连忙起身。跪在地上的膝盖还没离地,她已经感觉到被人抓住了手腕,一用力拉,她失去支撑,扑到在地。

然后看到荀墨辰亮晶晶的眼睛。

他舔了舔唇:“爷,嫖嫖我吧。”这样的话,这样的眼神,苏浅眠简直要喷鼻血了!

荀墨辰不由分说扣住了她的头,与她深吻。他好久没有好好与她在一起了,触到的瞬间,像引发了一场火。

他翻身压住她,他的手在她身上游走,挑逗着她的敏感。他将她的衣服一件件剥落,深深埋进她的身体,感受着她的紧致和温暖。

一次、一次、一次……

他将她抱起来,抵到桌上;又坐在椅子上,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

“浅浅,动动。”他口干舌燥,诱惑她。

她表情羞涩,却很难耐,半眯着眼,鼻头上一层汗珠,让他痴迷,让他疯狂。

“浅浅,你动。”他又说。

她在他的指示下开始,他紧紧扣着她的腰,两人最密切的结合到一起。

早上吃完饭,荀墨辰往公司,苏浅眠一如既往的码字。

可是她一直觉得胃里很难受,阵阵反胃,像浪潮一样,一波一波。

她起身,跑到卫生间,不停的吐,将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了,还是难受,干呕。

不会是……怀孕了吧……

苏浅眠感到颤抖。

荀墨辰觉得她年龄小,并且还在上学,他们都很注意安全措施。即使有时候当时没用安全套,她也会事后吃紧急避孕药。

但似乎有那么一次,她忘了?也记不太清……

苏浅眠顿时感觉很烦躁。

她再也码不下字,坐在沙发上沉思。

她感到欣喜,这是她和荀墨辰的,可是,这个宝宝似乎注定不能要,太不是时候……

真是半边明媚,半边忧伤。

可是她有立马又想到另一个问题:她和荀墨辰结婚这么久,她就像是他的金屋藏娇,没见过他的家人,也没见过他的朋友。

苏浅眠绞着手来回踱步。

她毕竟才十九岁,奔着一颗单纯少女之心,嫁给了他。可他是大老板,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她什么也不知道。如果他对她不好了呢?是不是就被流放了?她连挽留他的办法都没有。

苏浅眠越想越伤心。

正当她伤心的无以复加的时候,门卡塔一声开了。

荀墨辰开门进来,室外的阳光也跟着洒了进来。

苏浅眠来不及收藏起自己的感情,于是荀墨辰正好看见她红着眼眶,坐在沙发上独自忧愁。

荀墨辰还没开口问什么,苏浅眠又一阵恶心袭来,她丢下他跑到卫生间,开始干呕。

荀墨辰赶紧跟到卫生间。苏浅眠转脸看向他,眼泪汪汪,抖着嗓子问:“荀墨辰,我是不是怀孕了啊……”

他定定的看着她,竟一时间不能言语。苏浅眠见他跟个木头人一样怔着,更加伤心。

妈的!老子嫁错了人!

他原本只想远远看着她,后来不自觉走进,再后来想要留住她,变得原来越贪婪。

他曾想:让她嫁给自己,他就会得到满足。至于宝宝的问题,他想要,非常想要,但是时间不对,她还太小。

可是他发现,他远比想象中的还要贪婪!他会对她说:既然有了,那就留下吧。她不用上什么大学,他会养着她!

另一个声音在脑海里说:荀墨辰,你不能这么自私,她有自己的人生!

可是他一遍一遍的安慰自己:就这样吧,毕竟都有了……

他感到颤抖。

荀墨辰紧紧抱着她,抱得她喘不过起来。

苏浅眠扭了扭,根本动不了。她有些气急败坏,威胁到:“你再这样,我吐你一身了啊!”

荀墨辰带着她去妇幼医院检查。

苏浅眠坐在座椅上等,荀墨辰去挂号。

大部分是三十岁左右的人,她这么稚嫩的人往中间一坐,立马引来各色目光。

堕胎来的?小小年纪,啧啧。

一个中年妇女移了个作为,坐在她身边。试探的问:“小姑娘,你是来做孕检?”

苏浅眠点点头。

“看你年纪不大……”

“我十九岁了。”

中年妇女哦了一声。沉默了两秒,接着问:“刚才那个是你男朋友?”

男朋友?这可是话中有话了。

中年妇女的表情让苏浅眠很受伤,好像自己做了多伤风败俗见不得人的事。

苏浅眠不想和她多说话,可是她探着身子兴致勃勃的与她‘聊天’,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眼前,苏浅眠兴奋地抬头。

“她是我太太。”荀墨辰声音没有什么起伏,却让人能感觉到其中的冰冷。

中年妇女瑟缩了一下:说谁不会说,谁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看那样子就是有钱人包养小三儿!

她的八卦幻想被扑灭,有些不开心的想。

现在的社会啊,真是每个正经人家!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洋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