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美女高潮动态XXOO 我被三个黑人同时干-重生后的洗白日常

洋洋洋洋 2020年05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394 次 收藏

另一边

楚天阔被青晏君拎着衣领,在寒风中,欲哭无泪。(话说这衣服挺结实的!)

我的家当啊~我还没拿我的家当呢~

可惜,楚天阔心中的怒喊青晏君是听不见的。

迎着日出,眼前,一条云雾缭绕的山脉,或浓或浅的白色云雾使得青色的山脉看起来倒是多了几分世外仙境的韵味。而在那最高的山上,高低错落这许多建筑,五十步一亭台,五十步一楼阁,大小池塘零零散散分布其中,一条河流从山顶盘旋着流到山脚,高低错落的岩石使得出现不少大小不一奇形怪状的瀑布。看起来就如同一条玉带环绕着这座青山,而那亭台楼阁、大小池塘便是点缀朴素的珠宝。

这里是云梦泽,也只能是云梦泽——七大家族伯家的驻地。

看着这如同世外仙境般的景色,楚天阔并没有觉得美好,反倒心中莫名出现一丝苦涩。

就是这里,记录了他们从相识到分别的时光。而自己当初还妄想回来问他,为什么要走,可惜后来发生的那件事,如果不是这次的意外,或许自己永远不会回来了吧……

距离云梦泽越近,楚天阔心中也生出了近乡情怯的心情。

可青晏君没有给楚天阔缓和的机会,直接御剑来到了故里山门。

由于伯家规定,在云梦泽中是不准许御剑而行的,哪怕是家主也不可不遵守。所以,当二人到达故里山门,青晏君便将‘不生’收回焦尾当中 。

而此时早已有弟子在门口候着,看着青晏君回来了,慌忙围了上来。

从来没有和外人有半点交集的青晏君这次居然带了一个凡人回来!

众弟子互相交流了一下眼神,都从中读出了对方的意思。

“跟上!”青宴君的声音依旧很冷,但也带着让人不可反抗的命令。

切!这个人还是这个样子,让人讨厌。

看着青宴君的身影越来越淡,楚天阔也不再想其他事,连忙跟了上去。

只见一群弟子互相推推嚷嚷,终于有一个抱着卷轴的弟子走了出来。

那位弟子行了个敬礼,看着青宴君,十分疑惑:“青宴君,您回来了……这、这位是?”

看得出来,这位弟子对楚天阔是十分好奇的。

“不知如何出现在训练场的人。”青宴君顿了顿,继续说:“归宜,你先去给兄长说一下,我稍后再去拜访。”

伯归宜心中只觉惊讶,这次青宴君不仅带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回来,而且一向注重礼仪的他这次居然没有立即去拜访策雾君,汇报这次的事件。

纵然心中再是波涛汹涌,单面上依旧平淡如初,微微鞠躬:“是,等归宜把卷轴送往藏书阁后便去找策雾君转告此事!”

没想到伯家的规矩这么严格,当他楚天阔没看见那小弟子好奇又夹杂着崇拜眼神。

“没想到什么?”

楚天阔一抬头,发现青宴君就站在自己面前,冷冷的盯着自己。

原来是自己刚刚想事情,并未注意到青宴君已经停止的步伐,而且自己刚刚还不经意间将自己想的话说出来了,正好被青宴君听到。

“没、没什么,只是觉得仙长住的地方好壮观。”才怪。

青宴君听到楚天阔的话语,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依旧没有说什么。楚天阔被他的打量看的是胆战心惊。

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但如果他看出什么了,他应该将自己交出去啊!

没有给楚天阔思考的时间,青宴君已经转过了前方的院子,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楚天阔没法了,只得赶忙跟上去,毕竟这个时候,跟在他身后是最安全的。

看着四周越来越偏的风景,楚天阔严重怀疑这货要把自己骗去一个偏僻的角落然后……

一大串暴力场景浮现在脑海中。

呸!劳资还怕了你这个冰块脸的不成。

当然,哪怕楚天阔心中再怎么不喜,面上依旧是那副小心翼翼、不见世面的凡人形象。(楚天阔: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不过还是要问清楚到底要去哪里,毕竟自己刚重生还没潇洒几天,还没有找出幕后凶手,要是就这么死了,那绝对骂死这贼老天。

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青宴君的耳边却传来了的那人怯怯的声音:“那、那个,仙人我们这是去哪儿啊?”声音很小声,带着那人从来不会有的小心。

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波涛翻涌,青宴君依旧冷冷的回答:“去铅华池,还有,你可以叫我伯秋夜。”

铅华池,洗净铅华吗?

伯秋夜,伯家天赋最高的存在,也是下一任家主的候选人之一,青宴君只是他的封号罢了。

其实,能用青宴作封号,也足以体现他的实力,取自海河清宴,喻天下太平之意,这可不是人人都能用的。

随着伯秋夜的步伐,楚天阔终于来到了铅华池。

果然不负铅华池之称,一汪清澈见底的池塘映入楚天阔眼中。

整座清池以一整块白玉岩为底,从山上流下的泉水倾覆于池中,如此大量的水流流进只有约四尺高的池塘,竟无法将其填满溢出,也不知流向何处,实属怪焉!(四尺约为一米三)

而铅华池的两侧皆有华玺竹生长,碧玉一般的竹子与这白玉一般的清池相互照应,而那清池上由于高低落差而形成的水雾倒使得这里更似人间仙境。

“噗通!”

就在楚天阔忙着欣赏美景时,伯秋夜已经绕到了他的后面,用一力推,楚天阔就这么摔了进去。

铅华池美则美矣,但冷也是真的冷~

这是楚天阔爬出铅华池后抱着身子瑟瑟发抖时的想法。

其实倒也不怪伯秋夜,这铅华池的池水乃是从山顶的一出洞口流出,而这洞口则通往地下深处,所以这流出的水本就带着地下的寒气。

由于伯秋夜常年在此处修炼,所以早已习惯此地寒气十足,但楚天阔不同,他是第一次来,所以……

看着瑟瑟发抖楚楚可怜的楚天阔,伯秋夜感到很奇怪:冷吗?

额……好像真的很冷。

“咳、你现在此梳洗,等会儿会有人带你去该去的地方!”伯秋夜双目不敢直视楚天阔,尴尬的说完这句话,也不等楚天阔回复,转身便去了,徒留下已经蒙了的楚天阔。

不是,你这话咋听着怪怪的。

但楚天阔到也没多想,或许是没有时间想。

眼前的铅华池冒着森森寒气,仿佛在嘲笑楚天阔的胆小懦弱。

脱掉身上由于对战鬼子母神而脏乱的衣物,楚天阔只留下亵裤。

没事,眼一闭心一横,啥都不怕,我不怕我不怕我、嘶。

楚天阔的脚尖刚刚触碰到池面,就感觉那缕寒气正顺着他的脚底慢慢爬到全身,随着血液循环,最后钻进心脏,盘旋。

泡在冰冷的池水里,闭着眼,楚天阔发现自己回到了当初,自己一辈子也无法忘怀的场景,火光中的妇女儿童、遍地都是残骸的黑土地和在那黑暗中依旧耀眼的金盏灯……那是、心魔!

哈、哈~

从水中挣扎着醒来,原来心魔趁着楚天阔回到旧地而思乡的心理,乘机进入其心中,引出楚天阔最不能接受也最愧疚的事,导致他失去神志,趟入水中。若不是楚天阔修习魔道,对心魔具有一定的抵抗力,换作普通修士那只有走火入魔,爆体而亡,毕竟,没有人比你的心魔更了解你自己。

看着水面上那个陌生的倒影,楚天阔双手捂住面孔,他知道,哪怕自己死过一次了,也无法磨灭自己所犯下的罪过,哪怕可以遗忘,但也终过不了自己心中那一关。

“这位公子可梳洗完否?”竹林外,一个若影若现的人影站在那里,透过竹林的间隙,可以看出那是一位服侍的弟子。

“嗯、梳洗完毕,请问有何事吗?”由于心魔干扰,楚天阔的回答倒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但又带着一种特殊的懒散感。

那位弟子将手中的物品放在地上,作揖跪拜,低声道:“衣物便放于此处了,公子梳洗完毕后,伯彦会带您去云海院。”说完,缓缓退了出去。

靠着池边躺了一会,楚天阔心中想了很多事,到最后却汇聚成一句话:走一步看一步!

跨出铅华池,楚天阔赤裸着身体来到竹林前,眼前是放在托盘里叠得整齐的白色亵衣。

楚天阔轻微弯腰,也不看看,伸出手指一勾,换好亵衣亵裤。

出了竹林,楚天阔一眼便看见了站在杜旭亭内的伯彦,而伯彦自然也看见了楚天阔。

伯彦走过来,对着楚天阔拱手作揖,微声道:“请跟我来。”

跟着伯彦顺着杜旭亭的长廊行走,眼前出现了一座院子。

进入院中,穿过花园,伯彦带着楚天阔来到一座房屋前,恭敬中带着淡淡的疏离:“请您先入房中等待,青宴君不时便会回来。如需用膳可与在下说明。”

进入房间,看着这简单却又不失奢华的房间,有些疑惑:这是他的卧房?

青宴君不知道楚天阔的想法,他正在正殿大厅汇报此次历练的情况。

“……差不多就是这样。”

“所以,这次历练出了这么大的差错!”伯秋夜汇报完后,在一旁的三长老忍不住说出了口:“这次究竟是谁选的历练地?”

嘴上在问是谁,可眼睛却看向在上面坐着策雾君——伯秋明,在场人都知道,这次的地点就是他选的。

伯秋明,伯秋夜的兄长,伯家的代理家主,封号策雾君。他长得和伯秋夜很像,但也不像,像的是五官,但气质却是天差地别。如果说伯秋夜是万年不化的冰山,那伯秋明便是唤醒天地的暖阳。

温文尔雅这个词仿佛就是为他量身所造,浅浅的微笑使得他更有大家少主之感。

哪怕在这咄咄逼人的情况下,他也依旧微笑着,仿佛胸有成竹:“三长老仿佛对我有很大的怨念啊。”

“我、谁知道你当初当上家主用了什么……”

“够了,老三!”大长老打断了三长老的话,平常浑浊的双目此时异常清澈,看起来十分睿智。

他对着伯秋明微微行礼,回声道:“这件事,由家主和青宴君商量即可,我们便不掺和,先行告辞。”

说完,拉着三长老带着另外未说话的三位长老离开了。

待五位长老离开后,站在伯秋明身后的伯归宜忍不住了,他面露愠色,怒声而斥:“宗主,您怎能这么忍气吞声呢,那三长老如此羞辱您,您……”

“无碍。”伯秋明摇了摇头:“五位长老毕竟是为了伯家好,毕竟伯家也是他们看着成长起来的,难免会有些不理智,倒也无大碍。”

伯归宜听后虽然没有那么生气了,但还是不快意,小声嘟囔着:“您对我们这么好,他们难道就看不见吗!”

“秋夜,回来了就好,没想到楚天阔那地下居然有此等邪物,劳烦你了。”看着伯秋夜没有变点表情的脸,伯秋明也是习惯了,继续说:“对了,我听归云说……你从乱葬岗带了一个少年回来。”

果然,提到那个少年伯秋夜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看着伯秋明,伯秋夜冷声道:“这件事兄长不必多问,我自有分寸。”

“好好好,兄长不多问。”听着伯秋夜冷冷的回答,伯秋明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秋夜带媳妇回来了,这么紧张!你这样让我都对那个少年好奇了,什么样的人才能让我家秋夜那么在意。”

“对了,腾大小姐过几日要来我伯家,你准备一下!”

“嗯,无事我便退下了。”

“走吧走吧,你是担心那少年了吧。”

“哈哈……”

离开正殿大堂厅,穿过长长的回廊,伯秋夜回到云海院,穿过花园,走到卧房,打开门,一眼就看到吃饱喝足后正趴在桌子上酣酣大睡的楚天阔。

经过了一晚上的刺激和惊吓,楚天阔早就疲惫不堪,在到万人坑高度警惕还好,一到这个安全的地方,那肚子和身体一起抗议的感觉,着实难受,于是毫不是客气是何物的楚天阔召人备上了“豪华大餐”!

当然,这个以素养和礼仪出名儿的伯家是不可能有肉的,但又累又饿的楚天阔也顾不上这些,狼吞虎咽吃完后,填饱肚子的楚天阔开始犯困了,叫人收拾好桌子后便倒头就睡。

倒也不是楚天阔自己找虐不去睡软软的床,睡硬硬的桌子,而是他暂时不知道伯秋夜对他的心思,不敢贸然行事。

回到房间的伯秋夜径直走去里屋,丝毫不看趴在桌子上留着哈喇子呼呼大睡的楚天阔。

在里屋,将背上的背着的‘焦尾’放在案桌上,仔细打整好。

此时,睡眼朦胧的楚天阔走了进来。刚刚伯秋夜回来的时候他就有一些清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睛,想看看伯秋夜会怎么对他,没想到伯秋夜居然就这么直接过去了,不过,按自己对他的了解,他要是对自己做了什么,那才叫奇怪。

楚天阔看着伯秋夜拿着溪云绢做的帕子擦着那把琴,瘪了瘪嘴,心中感慨万千:不愧是爱琴如命的伯家弟子,居然用千金难买的溪云绢来擦琴。

一个看着一个擦着,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

收拾好‘焦尾’的伯秋夜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楚天阔,依旧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过身,将旁边的烛台点亮。

烛光照在他的脸上,将他眼睛照成了暗金色。

只不过楚天阔到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在房门口站了一个多时辰,腿早就麻了,但伯秋夜没有说话,他也不敢动。

转过身,伯秋夜看着楚天阔,把楚天阔吓出了以身冷汗:这家伙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好在伯秋夜只看了他一会儿,便出了里屋门。

走到楚天阔身旁,伯秋夜停了停,冷声道:“你先进去。”说完,快步出了房门。

听到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楚天阔紧绷的弦才彻底放下来。

拖着站麻了的腿,楚天阔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屁股便坐在床上。

楚天阔一边揉腿,一边不经觉得这伯秋夜似乎有些不对劲,但具体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男大十八变,过了这么多年,他和当初自己记忆里的人不一样也是正常的。

楚天阔这么安慰自己。

“吱~”这是推开房门的声音。

伯秋夜回来了!

楚天阔立马站了起来,有些心虚的整理了一下床。

抬头一看,楚天阔倒是有些呆了。

伯秋夜只穿着一套亵衣,衣裳微敞,可以看见他完美的身材,如墨般的长发散披在背上,发梢还在微微滴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刚刚去沐浴了。

也不怪楚天阔看呆了,伯秋夜的五官本就带着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再加上他浑身上下一副生人勿近的气质,这使得人第一眼便注意到他的气。更何况他当初和伯秋夜那么要好时,以没见他这么放浪形骸的样子。

对,就是放浪形骸。

如果是其他家族的人到可以说风流倜傥,但对于伯家而言,这个场景真的无异于自找家法伺候,更何况是仙门百家以高风亮节,尊师重道出名的伯秋夜。

惊讶过后,楚天阔开始看热闹了:期待伯老头看到这个场景后被气得吐血的样子。

伯秋夜倒没有注意楚天阔的惊讶,或许他注意到了,只是不在乎罢了。

来到书桌前,伯秋夜盘腿坐在织锦席上,拿出一本古籍,看了起来。

坐在床上的楚天阔看着烛光下伯秋夜的侧脸,由于角度,看的倒不是那么真实。

这一幕,和当年多像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洋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