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晚上顶了我好多次_狗把女人日得舒服死了-Blank

洋洋洋洋 2020年05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1568 次 收藏

灵境咖啡是位于市内繁华街道边缘的一家咖啡店。店面不大,与周围的摩天大厦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招牌上的四个字充满了青草的味道,因为店主用心的把四个大字重新设计,有了点绿野仙踪的奇幻色彩。店主是个不小的中年大叔,具体名字我们不知道,恐怕也是我们每次去的时候都宿醉而归的忘记了问大叔的名字。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年轻人都管老板叫胖叔,稍微年龄大一点的人则管他叫阿福。听说胖叔从小在这座城镇里长大,大街小巷没有人不知道胖叔。胖叔之所以没有像很多和胖叔同龄的人在那个出去闯的年代远走他乡,是因为他实在太过喜欢这座在海边的小城,于是他就像这里的祖祖辈辈一样,开了一间咖啡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所以,即使只是在繁华街段的边缘,胖叔自己开店也开的有滋有味,至少看起来还有不少人没有忘记他这个原住民。

我,准确的来说,不是那一个一直惦念灵境咖啡的人。但是它的名字却一直环绕我耳边。它熟悉的青草味,熟悉的咖啡香,还有曾经在那里的那些熟悉的朋友。推开大门,面朝大海,清脆的风铃响起,似乎又勾起了我凌乱的回忆。我现在依稀能回忆起那段吹着海风,踏着海潮,一群人没心没肺的走在沙滩上说说笑笑,捡捡贝壳,胡乱地把它们想象成龌龊画面的时光。我记得有一次,凌晨时候,我和黎世走在那片沙滩,缅怀着我们的过去。她问我:海是什么颜色。我说:在太阳升起的黎明,没有人知道海的颜色。黎世笑笑,握着我的手,把头搭在我的肩上。我刚好能闻到她身上熟悉的perfume的香味,似静静的紫罗兰绽放在静谧的夜空。她最后说了什么,我现在完全记不起来了。一点点拼凑,拼凑出的也只是这些而已。这就是我和黎世最后共同的记忆。多年之后,再回想起来,她的面庞依旧,迷人,妩媚。

我在北京,一个无所事事的自由主义者。我毫不自夸的说,我可能是这繁忙都市中唯一一个清醒的人。我给别人打过工,我在大学做过职员,我的公司曾经在业内达到过斯蒂芬都不曾达到过的高度,可是这丝毫不能妨碍我向往那段海边的生活。不是说海风足以吹去繁华的喧嚣,而是楼宇巨器挡不住我们年少时心的高度。那时的我们,纯真得像一张白纸,善良的如同夏洛,我们都憧憬着新世纪的生活。带着青春的悸动,带着不知名的喜悦,带着我们对彼此羞涩的爱慕,我们几个人走到了一起。

开头我就已经讲过了,这不是一个开心的肥皂剧。因为我们把生命输给了年轻,因为我们年轻的身体承受不住如海浪翻卷,呼啸而来的生活的重击。怀着对爱人的愧意,我们始终走的不远。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洋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