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屋里交换成都篇3 胎儿颈部皮肤未见压迹-相府嫡女

山水无痕山水无痕 2020年05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723 次 收藏

距离白昼的望春楼赏景已过去了十几个时辰,此时天色已深,晨间的沸沸扬扬被这方流泻的月色与暗谧敛了去,似是无事发生一般,夜色依然像往昔那般幽幽动人。

但祁千凝的踪迹至今还未传出任何消息,就连那地上的血迹此刻仍还是毫无生气地凝结在那里,予人惊悸与神秘。

众人早已断定追风将军九死一生,应是无法生还,如今只需一具尸骸佐证罢了。

寻常百姓锁紧了门窗,生怕有什么不祥之物进了屋子,毕竟从前他们随大流,口中无不在贬低着祁千凝的恶迹,如今这档子事一发生,他们可不得骇上一骇,唯恐冤魂来索命。

就在这万家窗门紧锁,避之若浼之时,偏有一人不惧这些说法,而今正倚坐在那血迹之上的屋舍上。但见他望着眼皮底下的那片玄色之地,不知在思量些什么,只是低沉双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此人正是陌蜮衔,他适才遣散了随行之人,独自一人徘徊在外,却又像是鬼使神差似的来到了案发地。

“祁千凝,你当真殁了吗?与本王针锋相对时不是厉害的紧吗!如今竟这么轻易的被歹人夺了性命?”

他忿忿地踢下了一块瓦片,将所有的不甘与烦扰聚集在这一脚,那瓦片登时碎了一地,就像此刻他的心一样,凌乱如麻,五味杂陈。

然而那瓦片并非直接坠地,而是掉在了一个官兵的身上,但见那人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

“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崽子,竟砸到了官老爷的头上了!”

他后头的官兵却不愿意了,赶忙催促道:“官老爷,如今事态紧急,你还在乎这劳什子做甚?”

“如何不在乎?本大爷的叔父可是知府,这人辱我不就是辱了我的知府大人吗!”

陌蜮衔低首一瞧,但见无数官兵急匆匆地抬着担架而行,那担架之上用白布裹着一人,似是刚刚殁去,而一旁破口大骂的人则是这群官吏的领事。

与此同时,那领事亦注意到了瓦房上之人。

“哎!你这刁民半夜三更在这鬼鬼祟祟地做甚?方才是不是你扔的本大爷?”

那人的口气极为不善,陌蜮衔勾了唇角,轻跳而下。

“大爷?这世间竟还有人敢在本王面前自称大爷?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陌蜮衔的声调陡然变冷,随之而来的便是逼人的杀气。

“你……你是谁!”

那领事的瞬间慌张了起来,待他的眼神移至陌蜮衔腰间佩着的令牌时,顿时匍匐在地,大气不敢喘。

“彀砀王!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还望殿下大人有大量,宽恕小人此次的过失!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一闻彀砀王三字,后头的一行人顿时也赶忙跟着跪了下来。

陌蜮衔只是冷哼一声,道:“仗着自己的叔父是知府便在百姓面前如此作威作福,本王瞧着你这领事也不必当了!还有你那叔父,竟容你如此放肆,便随你一起罢职好了!”

那人一听,顿时磕了十几个响头,眼泪簌簌地说着:“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再也不敢了!彀砀王您就宽恕小人一次吧!”

“宽恕?不可能,天底下有如此多的才子,本王为何要将官位交到你们这些无才无德之人的手上!还不快滚,本王瞧你碍眼的紧!”

“殿下……”

陌蜮衔将佩剑凌空拔出,那领事登时撒腿就跑。今儿个他偏偏碰上了陌蜮衔的枪口上,此时乃陌蜮衔最为烦闷的时刻,可不得将气全撒在了他身上。

待他溜走后,陌蜮衔收了剑,带着满身戾气向旁的官吏走去。那群人登时颤颤巍巍,额头上的汗珠子时不时地往外冒。

然而陌蜮衔并未找他们的麻烦,而是迫切地询问道:“这是谁的尸首?”

“是……是……是追风将军的……”

陌蜮衔的心头顿时一紧,只见他迅疾将那白布掀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被匕首划烂了的面庞,异常可怖,而身上所着之物确确实实是祁千凝的了。

他忽而觉得有点恍惚,似是不敢相信眼前的光景,只是淡淡地道:“快抬走吧。”

大理寺。

丞相与祁千凝身前的随行丫头青弦都被告知前来大理寺认尸。辨认良久,两人皆是一副震惊面孔缓缓走出,宛若晴天霹雳一般,眼角旁还噙着泪珠,步履亦是摇摇晃晃不稳当。

“这……的确是……是小姐……”

青衔刚说完这一句,便因一时接受不得昏了过去,而一旁的祁廑亦因噩耗来的突然,不禁捶胸顿足,痛苦非常。

“凝儿啊!究竟是何人害了你!爹爹无了你今后该如何生活下去啊?”

当然,他陨泣的原因并非祁千凝的骤然离世,而是自己那既得的聘礼与即将唾手可得的权势地位全都要像烟云一般消散不见。

无了她,自己又该如何攀权附贵?又如何重振祁家当年的光辉?

此时,陌蜮衔也随之赶了来,瞧着这满屋之人对那尸骸的默认与惋惜,他一时哑然,只是怔怔的站在那里。

这女人……当真……当真死了?

从前他以为祁千凝离世可以带给他无尽的欢愉,然而此刻心中却是翻江倒海般的难受,但他终究还是理性之人,很快便平复了心绪,走上前询问道:“大理寺卿,您确定这是追风将军的尸骸吗?”

“答殿下,据微臣十多年的验尸经验,这应是追风将军无误了。尽管她的面容已毁,但她的身型,衣着以及随身饰物包括那天下仅此一件的追风将军的令牌皆无疑是真品。而况适才丞相与追风将军身前的贴身丫头皆已探查了一遍,并未发现什么纰漏。”

一闻此话,陌蜮衔的心顿时沉了下来,但随即似是又想到了什么,眼眸微亮,不死心地继续问道:“在她身上可还发现什么旁的令牌?”

“旁的?不曾有,在下只发现了将军令,并未搜寻到其他。”

“衣裳内也搜寻了吗?”

“里里外外皆寻了个遍,并未发现旁的令牌,在下斗胆问一句,殿下指的是什么?”

陌蜮衔怔了一下,随即答道:“没什么。”

“既如此,还望彀砀王节哀顺变,倘若无事,微臣便先行告退了。”

大理寺卿作了个揖,悄然退下。

然而陌蜮衔却双眉紧锁,陷入了无尽的困惑与沉思之中。

没有发现旁的令牌?那本王那只‘罪’的令牌何去了?本王上回可是忘记将它取回来了,这女人好不容易持着一物可以要挟本王,不可能不将它贴身放在身上。

陌蜮衔思虑不断,后头祁廑的陨泣却仍还在继续,他只觉头疼的紧,思绪被瞬间扯断,赶忙离开了这聒噪之地。

外头夜风拂面,静谧如常,陌蜮衔似乎清醒了过来。

罢了!罢了!这女人的死活与我又有何干!

他极度痛恨自己而今这些异常的举措,这已经全然不像他了!不为外事所烦忧才是他一贯的作风,如今竟为一女人绞尽脑汁了起来,属实不成器!

他醒了醒神,竭力逼迫自己回到彀砀王府,继续安享着此后无了祁千凝的安宁日子。

然而这脑子像是成心与他作对似的,偏偏涌现而出的皆是祁千凝的音容相貌,耳中所闻的亦是她整日唤的“狗蛋王,狗蛋王”。

“本王当真是鬼迷心窍了,作何还幻听了起来!这该死的女人化成厉鬼还要纠缠着本王!”

陌蜮衔吃劲儿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强逼自己抑遏掉所有的念头,步子一迈,准备踏入王府。

等等!

方才那不是幻听!

那是确确实实的声音!

陌蜮衔猛然回首,但见府侧旁淌着一泊浓浓的猩红,他沿着那猩红走去,映入眼帘的便是祁千凝身着一袭平常百姓的衣服躺在地上,然而此刻的她已然失去了往昔的蛮横,只是狼狈地倒在了血泊里。

陌蜮衔瞧见她如此孱弱与苦痛,方才佯装的镇定终于还是掩盖不住了,愁容似是早就蓄势待发似的,顺即之间便盖满了眉梢。

祁千凝奄奄一息,即使往前爬一步的力气都无了,幸好她那双刁蛮的嘴仍旧未变,此刻还在那絮絮叨叨。

“狗蛋……狗蛋王……你适才是……是耳聋了吗!本……本将军唤你……半天你都无……任何反应……还有……还有你适才嘀嘀咕咕地在说些什么……你是在说本将军的坏话吗……哼!我告诉你……本将军可还活……”

她还未将这番逞能之词说完,便被陌蜮衔狠厉的措辞打断了。

“你这蠢女人这时还在逞什么强!你是觉得血流的还不够吗!”

祁千凝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厉斥骇的一愣,随即又悠悠地说道:“本将军说过……相较于……从前你带给我的伤害而言……这点小伤根本……无足轻重……”

话毕,她顿时咳出了几口血星子,陌蜮衔瞧着她苟延残喘却又自鸣得意的模样,面色阴冷,久久不曾回话。

祁千凝不禁疑虑重重,这狗蛋王是吃错药了吗?竟然不驳斥本将军了?

然而下一刻她的身子便被她口中所言的吃错药的人横空抱回了府内。

她想抗拒,无奈身子疲软终究还是挣脱不得。

之后的事她便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曾在恍惚间对着那阴脸的狗蛋王说了一句:莫要将我活着的事告诉旁人。

此后,她便双眸紧闭,连着昏迷了数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山水无痕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