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香公众受胎玩具,陆婷婷 陆华-守候藤萝花开

洋洋洋洋 2020年04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765 次 收藏

那是一个满身鲜血的女人,月光下,她的眼睛里透着无边的杀意!

陶明信三人,像是被定格在了那里,一动不动,愣愣的盯着这个不速之客!

“上洼村,和凤鸣村,和共八百余条性命,皆为这个灾星所祸。她根本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小魔星!如此,魔法师先生,依然要维护她吗?!”

那个女人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边说着,她还一步步缓缓逼近!

孟思贤皱起了双眉,她仿佛记得这个女人,并不只是在凤鸣村,并不只是因为这个女人认出她是扫把星。

孟思贤对这个女人的印象,似乎比今日还要早很多!

“林伴?你是不是叫······林伴???”孟思贤强忍着又开始发作的头痛,试探着问道。

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个名字突然间就闯入了脑海,还包括,跟这个名字有关的很多故事。

在林家周遭的很多小村子,都曾出现过林伴的脚印。她是这附近赫赫有名的媒婆,也是稳婆,大家都叫她“胖姐”!

前些年,林家内乱,林伴为保自身性命,不惜亲手结果了她丈夫。

那年,孟思贤四岁!

那么巧,孟思贤亲眼目睹了林伴满身鲜血的骇人模样,以及她眼睛里充溢着的狼一样的血光!

如今,林伴竟以当年的模样重新出现在孟思贤面前,若非上天的玩笑,便是命中注定了!

陶明信眯着眼睛,冷冷的反击道:“何方妖妇,休得在此胡言乱语!”

“魔法师先生,您可知道,您要维护之人,乃是林家叛贼之女!若让她活下去,不止林家将会被倾覆,只怕您······也难逃她的毒手哇!”

那女人咬牙哭喊着,脚下步子却稍稍加快了些!

陶明信则冷哼一声,右手缓缓抬起!

“老师,请留她性命,学生有话要问她!”

见状,孟思贤忙上前阻止道。

陶明信深深的看了孟思贤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刚刚抬到半空的右手重新放下了!

“多谢老师!”

孟思贤认真的行了一个法师礼,这才回身正面对上了那个女人!

“胖婶儿向来行踪不定,为林家做尽了坏事,林家可曾认可了你的血脉,可曾赠你羽箭图腾?”孟思贤淡淡的说道,“毕竟是嫁出去的女儿,林家可还有你的一席之地?那么多条无辜性命丧于你手之时,你可曾想过,自己的性命又将终于何方?”

“呵呵!哈哈······”

那女人竟突然笑了起来,还带着点嘲讽与癫狂!

“二小姐还真是健忘啊!”那女人道,“在林家,只有林氏成年男子才配得刺羽箭图腾!我只恨自己生为女身,为家族效命却不得留名!但以后就不一样了······”

“咻——”

“噗——”

那女人话还没说完,其后脑便被一支强劲的弩箭洞穿。

最后凝固在她眸中的神色,竟是,不可置信!

皎洁的月光下,鲜血染红了小院的地面。

一柄泛着摄人蓝光的匕首,从那女人的衣袖中掉落。

随即,那女人也倒了下去!

也不知道暗中那人究竟是怎么个意思,只射了这一箭,然后就没了声息。

似乎就这样离开了!

“老师?”孟思贤不禁疑惑。

陶明信皱着眉头忖了半晌,只说了一句:“去村里看看吧!”

随即,他便抬步向外走去,同时还不忘扔出一个火系魔法,任由那具新鲜的尸体在小院中焚烧!

陶硕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鹿,异常的安静!

孟思贤则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天晓得她在想些什么!

“陶硕,她刚才说,我身上背负了八百多条人命,对吧?”孟思贤突然问道。

陶硕愣愣的点着头,一会儿又开始摇头。

孟思贤自顾的继续说道:“我到底做错过什么?他们为何非要把罪名安在我的头上?我以为自己的这双手干干净净,但却因他们,握满了怨灵!这笔帐,我要如何清算?这,究竟是谁的错???”

“丫头,这本不是你该承担的罪过,就不要自责了吧!”陶明信回道,“你说过要重新开始,怎么好将别人的过错加于己身?”

沉默了一会儿,孟思贤又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老师,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要亲手重置这世间之公允!让恶人即有恶报,善人,立有善报!”

她的语气有些冰冷,甚至还隐含了一丝杀气。

陶明信能清楚的感受到孟思贤的情绪,但他却没有开口相劝。

因为他同样很清楚,有太多东西,终是要自己去面对的!

夜半的凤鸣村,已在火光中掩映!

血腥味,染红了整片夜空。

风声,如同不散的冤魂,哭诉着无尽的委屈!

袭村的寇匪早已经没了踪影,只留了一地残垣断壁,横尸遍野!

孟思贤的眼睛,红的吓人!她双手使劲的按着太阳穴,额前魂链隐现,表情异常痛苦!

“丫头,你怎么样?”陶明信关切的问道。

孟思贤咬着牙,努力的挤出了几个字:“老师,这世间,一定存在能够封印记忆的魔法吧?!”

“封印”这个词汇,是孟思贤从自己混乱的记忆碎片中找到的。

如今,她手臂上本不该有的羽箭刺青已然淡化,若非“封印”,又该作何解释?

但陶明信却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他道:“这片大陆上,隐世的高手不知凡几,很难说这世间到底存不存在这种魔法!丫头,你的道路还很远,想得太多与修炼无益!不如,就先让陶硕带你回去休息吧!”

听陶明信这话,他定然是理解偏了!

陶明信许是以为,孟思贤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想要忘记这一切,以便于日后的修炼吧!

“老师,我没事!”

孟思贤如是回了一句,就蹒跚着步子走到一旁盘坐了下来,应是想要用修炼来打发这难熬的时光吧!

陶明信深深的看了孟思贤一眼,长叹了口气,心事重重的开始了他神圣的工作——焚尸!

······

······

却说林家,家主林武,此时正暴跳如雷!

林玉珍跪于堂侧,她把头低的很低,没有人能看到她眸中复杂的色彩。

林付半跪于堂下,任凭林武的口水劈头盖脸,而一言不发!

“只是对付一个小丫头,你们出动了二十余名家族高手,结果竟还折损了战力?你们是饭桶吗?我林家养你们顶个卵用???”

林武咬着牙骂着,顺手还杂个杯子扔幅字画,案前的地面上,已是一片狼藉!

“本家主的命令是什么?我可是严令,找到人以后‘秘密’处决!你们是怎么做的?大张旗鼓的烧杀抢掠!!!生怕别人不知道咋地?若非出手之人尽皆蒙头盖面,信不信本家主即刻送你们去官府?!省得连累了我整个家族!!!”

“先不说你带的那些人,林付,就单说你自己!你可是咱们林家费尽心血培养出来的精英弟子,你瞧瞧你都干了些什么?林同同即将得手之际,你为何要出手杀她?别告诉我你是一时失手错杀!江湖中谁人不知你‘付穿杨’的箭法独步武林?!”

“杀林同同,是为了保住那死丫头的贱命吧?!林付,你到底是何居心???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林付,你是林松那逆贼的余党吧!这么些年,你隐藏的可真是够深的啊!你不杀我,是因为找不到全身而退的机会吧?!所以你要保住那逆贼的血脉,等她成长起来,你再跟她里应外合取我性命,然后你就可以逃之夭夭了?!哼哼!真真是,好谋算!只不过,你做的有些自信了,居然对我的人毫不避忌!呵呵,林付,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去见你曾经的同党们???”

“锵——”

林武越骂越激动,到后来竟忍不住拔出剑来!

这一刻,林付的眸中亦是精光爆闪,他又如何甘心被残暴的林武虐杀?!

“住手——”

这是林家大长老的声音,不知何时,他已至堂外!

随着房门的开合,大长老阴沉着一张脸,带着无匹的气势,缓步而来!

“林武你住手!”大长老冷冷的道,“林付,你起来!把你调查来的情况,跟家主好好讲讲!”

林付起身对着大长老抱拳一礼,这便直起身子,缓缓道来!

“二小姐坠崖后,我等奉家主之命下山搜寻,并未发现二小姐尸骨!但在崖下的林中找到了二小姐残破的血衣,以及损坏了的簪花!”

“大小姐曾说,二小姐的左手臂上有着不该有的羽箭刺青,但我们找到的女孩,并没有!那女孩的左手臂上,只有一块三角形的淡金色印记,更像是某个隐士家族的标记!”

“二小姐‘失足’的悬崖近乎百丈,崖下只有一片树林。试问,要怎样的身手,从这么高的悬崖上跌下,还能有幸逃脱?更别说,半月时间便能活蹦乱跳?!而且,据属下观察,那个女孩武功不弱!但二小姐,她并不懂武功的吧?!”

“那个女孩,是魔法师陶先生的弟子,那晚,我亲眼看到她拥有魔法师专属的魂链!她认得林家的人,她知道林同同在外人面前的名字——林伴,她似乎也知道,林家在追杀她!这种事情,我想,陶先生不会不知情吧?!所以,如果这个女孩死了,死在了林家人的手里,那么,咱们林家,有谁能够承受魔法师陶先生的怒火???”

“所以,是我安排林付见机行事的!”大长老接话道,“他做的很好!在事态未明的情况下,我不准你再去找那个女孩的麻烦,否则,一切后果你自己担着,别连累了林家!哼!”

说完,大长老便带着林付离开了。

只留下林玉珍无助的小小身影,以及,怒火中烧的林武!

······

PS:作者正在榨脑汁,请耐心等候·······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洋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