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与通房丫头小说|我进入了她湿润的身体|满城

山水无痕山水无痕 2020年04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878 次 收藏

涅槃十三纪七年。

锦绣朝青州洛门。

“小师父,外面来了位公子。”一歪带着洛门青簪的小丫头匆匆忙忙来到里屋,脚步却生生在软幔前止步,只瞧着幔布后的身影。

“公子?来这里的应是病人。”软幔后的声音绵凉,是名女子。

“可他,他有洛石。”

洛石,洛门信物,持者当为洛门贵人,放眼锦绣朝乃至整个九州,这洛石倒真没送出几块。

“我这病,小丫头治不好,可惜神医不在,不如你给试试?”锦衣男子一路循着小丫头的足迹,竟也来到了里屋。

小丫头抬头看了看锦衣男子,有些惊讶,这人便是她口中那持洛石的公子。

绯色的软幔轻轻浮动,“哦?什么病?”

“心病。”锦衣男子答得很快。

软幔后的人依旧在忙自己的事,只轻哼一声,似有些愠怒,但碍于男子手中的洛石,倒也没有发作。

锦衣男子见女子许久不应声,嘴角轻轻上扬,叉开了话梢,“姑娘怎么称呼?”

“兖州月满城。”

“兖州月姓只见于月梧城,姑娘是月梧城人。”男子的口气像是肯定,“锦绣边境第一城。”

“可就这第一城,也发生了不少怪事,比如,”男子顿了顿,“涅槃十二纪九年的城主府大火,不知姑娘可记得?”

软幔里的人一怔,她抬了抬头,面背向男子,她眼中有星星点点的泪珠,抬头是为不低向痛楚。

涅槃十二纪九年,月梧城城主府大火,仅城主长女幸生,锦绣朝皆此般传言。

涅槃十二纪九年。

锦绣朝兖州月梧城。

“姑娘,没事吧。”坐在马车边缘的男子急急收住了缰绳。

“无碍。”月满城稳住身形。

有风,风起,马车幔帘微动,一股玄力从马车内泄出,那两边的帘便乖巧地贴在了马车上,快得月满城只见清了车内的白色衣袂一角,只此一举,月满城便可断定,里面是位大人物。

这月梧城,已经很久没有她月满城看不出实力的人了。

“姑娘,我家公子说,急事在身,不由行径匆忙了些,还望姑娘见谅”黑衣男子向月满城躬身一揖,随后跃上马车一侧,扯住不安分的马。

月满城侧身,隐于这几日异常热闹的人群。

云来居。

“掌柜的,我找云三娘。”

手持算盘的黄裙云袖女子抬头见是月满城,不由收起了轻慢,曲身道,“二小姐,这边请。”

月满城和云三娘同样痴于丹草药术,但奈何火候差了些,虽是如此,却并不妨碍月满城与云三娘成为志趣颇投的挚交。

黄衣女子站在里阁门前,正欲禀声,里面便有声音传出:“是小满吧。”

“是我,三娘。”

厚实的木门应声而开,扑鼻的药香。

细嗅于中,月满城不由惊问:“火灵芝?”

云三娘着火红短裳,妆容一如既往的美艳细致,她把弄着手中的玉盒,盒打开,里面正是一株年份颇久的火灵芝。“城主寿礼,怎么样?”

月满城敛了敛眉,“爹爹会喜欢的。”只是月梧虽灵力出众,却不懂药材,倒是可惜了。

“老头子不是挺疼你吗,我这礼物倒像是为你准备的。”云三娘轻笑。

疼她?月满城虽眸光平静,心下却已泛起苦涩。

月满城收起情绪,正色道:“说正事。”

云三娘只静静望着月满城:“听说南王世子给老头子准备了寿礼。”

“月梧城只守边境,不与皇族世族相交,他南王世子应该知道。”

“你不愿,不代表人家也不愿意。”云三娘站了起来,细整外裳:“听说世子是锦绣朝第一公子,身世,容貌,修为,甚至是心计,一样不落,怎么?你不想瞧瞧?”

月梧城城主府。

卯时。

“小姐是要梳妆吗?”一旁的绯火见月满城端坐在铜镜前,不由问道。

“简单打理就好。”铜镜里月满城面容姣丽,微暗烛火未熄,细沉的光衬得镜中人朦胧雾霭,月满城轻抚上右颊,灰长的疤痕便是从右颊蜿蜒至下颌的,倒是生生毁了镜中的风景。

“都说大小姐人如其名,倾国倾城,可在我眼中,小姐才是最好看的。”绯火为月满城梳发,似又是想起了什么,“城主宠着小姐你,可为什么不为小姐寻医师来治脸上的伤?”

月满城听言眉微微皱起,倒是吓得绯月停住了梳发的手。

“此事,莫要再提。”月满城转身看向擦拭展月台的霁月,“今日寿宴,三娘应是不会来,你去云来居,将三娘的寿礼取来。”

霁月屈了屈身,应了声是,便转身出了屋子。

绯火,霁月是月满城身边近侍,绯火自幼相伴,性子朗快,修为在玄力浓厚的月梧城算不上好,却是个难得的阵术师而霁月则是与三娘在城外所救,此女性子安静,不喜多言,月满城见她颇通药理,便留了下来。

城主府长厅。

这日是月满梧城城主月梧百年大寿,月梧早在少年的便已挤身涅槃高手榜,后锦绣朝新主继位。月梧已过而立之年,尚未成家。新主曾拜月梧为师,继位后也不曾亏待月梧,此后相安无事过了几十年。期间他族来犯,皆是月梧领军退之。月梧之名,早在锦绣十纪时便已响誉九州。月梧老来得女,说老,其实也算不得,涅槃之人,多少有玄力傍身。涅槃之境分十三,每境分九。修为进一,寿命可增甲子。以月梧之修为,百军不过是岁月一隅。月梧两女,长女月倾城,长女满月之时月梧自请离去,驻守边境,于是便有了今日的锦绣边境第一城城主。

“城主到。”

月满城放下手中的杯盏,随众客一同起身。月梧为了应景,着了红色的锦服。虽年过甲子,岁月却未在他身上留下痕迹。看起来依旧神采奕奕。月梧相貌堂正,至今依旧受不少女子倾慕,也亏得他的好相貌,长女月倾城倒也真生得倾城般。

“渎水城呈海珠百颗。”

“云来居呈火灵芝。”

……

居于正南之位的月梧令人纳下众人贺礼,于长厅环顾一番,只厉声道“倾城呢?”

众客不由相望,这长厅之内,是应有一个倾城之色的女子的。

座中有一玄色长袍男子站起向月梧作揖“城主,不妨我去寻?”

月梧应下,未再多言,只招待众客共享寿宴。

玄衣男子是渎水城少主,月倾城早在半年前便与他订了亲。此人长相一般,修为一般,心性一般。单单身世能看得过去。世人眼里,月梧城倾城女许给他倒是便宜这小子了。

“倾城,”玄衣男子脚步停在门槛前,朝眼前女子温和道。

玄衣男子将目光移向月倾城旁边之人,不由一怔,面容浮上苍白之色。

那人着蔚蓝正服,锦冠高居,嘴角噙笑。

朝渎水城少主视线看去,月满城方才看见长姐月倾城旁边那人。那人气势非凡,绝非小城之人,甚得是生得一副好相貌,长厅之上,亦有不少女子朝她定定看着。

月倾城屈身拜向厅上之人“倾城来晚了,让诸位久等了。”

“何事能耽搁城主的寿宴,”身旁的绯火小声腹诽,纵是小声轻言,但座中诸位都是大人物,又何尝听不到。想必月倾城也是听见了。月满城见她脸色苍白了几分,随即又转向身后的近侍。

“去取琴。”

“倾城最近随乐灵师学了支曲子,想着给爹爹寿宴助兴一番。”

乐灵师!众人不由再次将目光移向月倾城。

涅槃有玄力傍身者方为修士,通花魂为魂师,此者十中有一,通丹草药术为药师,此者百中有一,通奇门八卦为阵术师,此者千中有一,通乐赋灵者为乐灵师,此者万中有一。锦绣朝占据青州,兖州及冀州过半领域,多见魂师,药师,要说这乐灵师,成名的倒真无多,只是但凡是乐灵师的强者,在九州中定是恐怖的存在。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山水无痕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