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 校园极品狂少—许你三世繁花

梦冲塘梦冲塘 2019年12月25日 来源:互联网 460 次 收藏

“悟须,如今你已年满18,你虽从小跟在为师身侧,但还未尽染世间的凡尘俗事,此去下山,务必谨守僧规,戒骄戒躁,降妖除魔。但求度得慧智,普享众生!”说着,高僧拿起一旁和尚准备的柳枝,沾了盆中的水对着小生从头到尾洒了一遍。

小生虔诚地俯首跪拜在前,接受圣水的洗礼。老和尚还将手中的佛珠戴在了小生的脖子上,似是祷告一般,默念经语,为小生的下山祈福。

接受完仪式,小生背着包袱朝着寺庙的大门走去。临行告别,一位年纪稍长、体型微胖的和尚一手举在胸前,满含忧虑地看着小生。“悟须,此番下山你一定要多加小心,保护好自己,待你历练成功,便能皈依佛门!你从小就生活在寺中,外面的花花世界还没接触过,一定要谨守本心。”

“师傅留着你一头墨发,也是给了你机会选择,你若想还俗做普通的人,师傅和我们一众师兄弟们都会祝福你!只是你千万要学会保护自己,那些妖魔狡诈艰辛,务必小心!”和尚拍了拍悟须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小生也安慰地拍了拍和尚的肩膀,“师兄,你放心,我此番下去,唯一的目的就是斩妖除魔,待我历练结束,必定回来与你们团聚!”

原来他只是半个和尚,怪不得留了长发,我说怎么这么奇怪?让我看看他长啥样,看这身形,样貌想必不会差到哪里去。

南墙朝着树枝外侧挪了挪,正欲仔细察看小生,一端的枝桠承受不住重量,咯吱一声,树枝断裂,南墙随之也掉了下来。

啊,南墙惊慌地大喊了一声。突然感觉腰上似有一只手托着,缓缓接住了自己。正要察看是何好心人,腰上的手突然就松了开来,毫无准备的南墙就被重重甩在了地上。

“女施主,女施主?你没事吧!”年纪稍长的和尚走到南墙身旁唤着。

被摔得狼狈不堪的南墙怒目抬头,“是不是你,都接住我了,为何还要松手,是不是存心的!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我看都是唬人的!”站起来的南墙不停抖落身上的残枝败叶。

和尚一脸尴尬之色,对着南墙不停弯腰鞠躬,“阿弥陀佛,是在下师弟不对,惊了姑娘,贫僧在这替他向姑娘道声抱歉!”

师弟?哦,就是那个白面小生,南墙转而怒气冲冲地走到小生面前。抬眼正与他争辩,却被眼前的他惊得说不出话。立体清秀的五官刀刻般俊逸,古铜色的眼睛虽清澈却多了几分漠然,这神态与墨尘当上魔尊那会竟如出一辙。

这张让她朝思暮想的脸曾经在梦里反反复复出现,如今居然出现在了眼前,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让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终于等到了他。

悟须的心里莫明一震,为何看到她这幅神情,心里会隐隐作用。好奇怪的感觉,悟须感觉将脸转了过去,这位女施主一直盯着自己,像要把自己吃了一般。

“墨尘,我是……”见悟须撇过脸去,南墙知道此时不宜与他表明身份,况且还有外人在,眼前的墨尘也并非是从前的墨尘。

“女施主,认识我师弟?”年纪稍长的和尚好奇地对着南墙说道,悟须也一脸疑惑地转头看向南墙。

悟须这个名字是他的法号,只有寺庙里的师兄弟们才会唤他,而莫尘则是他作为俗人的名字。自打父母离世后,他一直生活在寺庙,很少以莫尘示人,她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我认错人了!”南墙强忍着把泪水逼退了回去,收拾了下情绪,转而一脸平和地看着眼前这两个人,“你,你做为出家的和尚你是应该积德行善嘛,为何还要将我摔在地上!”

南墙走近莫尘身前质问,一股清风袭来,发丝飘逸地随风摆动,南墙身上特有的香味飘入了莫尘的鼻子,香味加上近距离地面对面,小心脏跳得异常的快。这姑娘有毒,需离她远点。

莫尘朝着身后退了几步,一手举在胸前,默念一句阿弥陀佛,“女施主,我们寺庙有一戒清规,就是不能近色,故而我才松的手!”

“难道菩萨就是这样教你的?看到女施主有难,碍于清规,眼睁睁看着她死?”南墙咄咄逼人的气势,让莫尘既感到尴尬,又生出几许厌烦,这还是他第一次碰上这么难缠的女施主。

另一旁的和尚见莫尘一脸囧色,急忙上前打圆场,“不好意思,女施主,请见谅,我这师弟性子比较直,从小生活在寺庙,对于近色和救人还没能分清主次!”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梦冲塘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