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少妇找我做知己,绿巨人跟黑寡妇gif后面-诸神审判者

小富婆小富婆 2020年05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164 次 收藏

“我先走了。”

夏瑾萱不喜欢看舞蹈,她打个悠长的唿哨。

手中龙纹发亮流转光辉,远处被唤醒的巨龙展翅飞起,它们宛如巨大的一架架飞机,一条条真正的钢铁战舰一般黑沉沉的向着百鬼城压过来。如同乌云盖顶,龙的身影在天空中出现,极暗的午后,雨丝纷飞,龙的翅膀划开沉默的灰色。

城中最大的庙宇中一位坐在佛座上的白衣人好像感应到了什么,缓缓抬头,空洞的眼光穿越屋顶,投射向远处的灰色落雨的天空。

巨龙的巨大身影挡住了天空,只留下一些缝隙。巨龙低沉咆哮,它们在鬼话园上空徘徊。

夏瑾萱衣袖轻轻一挥,无数红色花瓣洒向舞女的队伍,那些舞女如同花瓣一般起舞,红色是这里的一抹亮色,观众哄然。

然后所有人都看到夏瑾萱飞身而起,龙冲入大殿,夏瑾萱飞身而起,站在其中一头古龙的背上:“走。”她是用龙语说的,声音一如龙的咆哮,嘶哑暗沉。

她飞离了主城,龙的咆哮宛如闷雷在灰暗的雨幕中炸响。

那座庙宇中佛座上的人闭上了眼。

佛堂古旧——这是一座旧得不能再旧的寺庙,它的屋角、屋檐都沾满了尘土,看起来十分阴森,在细雨纷飞间,昏黄光线下,下它就像一栋“鬼屋”。大殿内尘封土积,蛛网纵横,塑像已残缺不全,壁画因受风雪的侵袭,也色彩斑驳模糊不清了。古老的寺庙在朦胧雨雾的笼罩下,像一幅飘在浮云上面的剪影一般,显得分外沉寂肃穆,残破孤寂。

这里没有人,本该没有人的。

但是一道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出现了。

那个人。

她不像原来一样带着荆棘的冠。

她的头发编成发髻,插着华丽的发饰,几缕黑色发丝垂落下来,被雨水淋湿成一簇一簇的,蜿蜒流泻下来。她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眼角少了一份妖邪,多了一丝艳色,皮肤泛着不正常的病态苍白,眼角下却没有青灰颜色。

她一步一步走进来。

脚下穿着的一双木屐踢踏着,轻轻磕在青石板上,她穿着盛大的彩色金纹礼服,绚丽无比——是她从未穿过的盛大服饰,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改变她一直以来的素色,暗中奢华的穿着方法,转而挑战如同十二羽彩凤一般的华美。

但是啊,她眼神中带着满满的讥嘲笑意。

“孔雀大明王。”她双手合掌在胸前:“魔窟的滋味,可还好受?”

“佛不渡你。”孔雀大明王没有睁开眼睛。

“让我看一眼,你的眼睛——你知道它们很美吗?”那个人笑起来:“所以,这就是把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神佛拖入魔窟的感觉啊,百鬼城这个地方多美妙啊,黑暗混乱,奢靡,纵情声色,打打杀杀,鲜血浸润了每一寸街道,它是属于黑暗的灰色地带。”

“你知道我出生在这里吗?孔雀大明王。”那个人换了一种怜悯的口气——“是了,你不知道,你们从出生就高高在上,而我们低入尘埃。”

“我出生在这里,长大在这里,这里的每一条街道我都知道。”

“很小的时候,我就目睹了一场死斗——你想不到的!为了半块已经干瘪的面饼,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可以随时来一场生死之斗,死的人的尸体就随意的躺在大街小巷上,然后被人分食。血液浸润了街上的灰色墙砖,血液在这里不过是灰暗颜色中经常出现的亮色罢了。”

“我知道活下去就要杀人,但是很幸运的是我天生强大。”

那个人扬起一抹微笑。

“我是我们那一家人中剩下的唯一。”

“唯一一个哦——我们家十一个孩子,我是第七个。”

“这就是你进攻神域的理由?”佛座上孔雀大明王蓦然睁眼:“不是为了其他?”。

“为什么不可以是?”那个人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你以为我为了什么正义?我本不是良善之辈。”

——“我活着就是为了杀尽你们。”

“而且我杀了龙王,把你拖进魔窟,屠尽衍者,毁了神域祭坛,代价是付出了一半的生命。”那个人笑起来:“你以为我还能活的久吗?所以我今天来就是终结你的。”

“一半的生命?”

孔雀大明王似乎坦然接受了即将终结的命运,只是好像对那个人的命运感到惋惜。

“禁术.天劫血樱破。”那个人说——“远古最伟大的禁术,燃烧生命而毁掉一切。”

还记得那天吗?

天幕最尽的边缘幽幽泛上血红色的迷雾,悬挂在清冷的沉墨一样的夜色里,最后一点靛蓝在遥远的另一边苟延残喘.风的呼啸像野兽仰着头在对陨月咆哮,没有一点星辰的痕迹飘零而落,陷落的废墟之中,爬行着鬼魅的喘息和贪婪的笑.最后,那徘徊着渐渐苍白的月光坠于自己最后一抹倒影里.天际的云层变成了鲜血一样的河流,暴风雨瞬间夹杂着沙尘席卷了渺小的山头,支离破碎的噩梦才刚刚拉开序幕.。

一切都颠倒错乱了。

神域第一次见到真正血腥沉默的夜色。

闪电劈过,一亮而过的夜色里,一株白骨般腐朽的枯树,被斩了首,双手伸向天空,无语申诉。

在那道声音的脚底下生长出一棵血红的樱花树。

她的胸膛处一道狰狞的伤口裂开,血液汹涌而出,被那棵诡异的血樱花全部吸收,黑色的枝丫,疯狂生长,墨色的黑,在夜晚中阴沉沉的压迫着。它突然开花,血色花瓣一瓣瓣的裂开,红色的五瓣樱花,如血般殷红。红色,如血般的红是吸取了那个人血液的颜色,一切红宝石都没有它绚烂,这个黑沉沉的夜里它妖异的盛开着,令人想起那地狱深处火照之路上盛开的曼珠沙华,如同满枝火焰,又如同满枝的血珠凝结。

神域,最后一抹靛蓝天色潮水般地从蓝色过渡到灰暗,世界沉进阴影,被夺去生命的雨点僵硬地从天空坠落。肮脏的死亡故事一字排开,哀怨的声音纠缠着风,布满整个天空。

黑暗而遥远的角落,轻微的哭声半流质地蜿蜒,被雨融化在空气里,轮廓被洗刷,只留薄薄的一层,像死人的皮肤。

是从那儿传来的吗?

那株血色樱花全部爆开的过程极度绚烂又极度悲壮。

血色蔓延,殷红。

轰然炸响在沉寂的天色中。

所以天劫就要降临。

红色的天。

红色的血樱花。

红色的血,在雨里被洗刷。

那些死去的神袛的血液无秩序的在大地上流淌,最最纯洁光明的白色大理石上沾染了血腥与污秽。

神界,神位守护殿.

神位牌一块一块的倒下,神袛一位一位的死去。

那道身影暴力而狂妄。

最大的白金神殿在爆炸中轰然坍塌!

“你们,都去死吧!”她一半是天使一般是鬼姬,或许温柔或许暴力。

万夫莫敌,此生何惧?

地平线上太阳升起,但是红色雾气从未散去。

她是卑微的弃儿,也是最最强大而暴戾的君王。

这是肮脏的死亡故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笑着,笑着坠落,血色樱花爆炸的气浪掀翻了一切,她却丝毫不受影响的往下坠落,天劫降临,血雾夺取了那些人的生命——他们从里面开始腐烂,最后流出酒红色的汁水,宛如榨出的葡萄汁。神域被污染,巨龙的王者坠落在不属于龙族的埋骨之地的残骸之中,佛母孔雀大明王被那个人拖入尘埃——

百鬼城。

就是这里,唯一的一座佛堂。

孔雀大明王能看见那些战斗。

血流成河。

流入佛堂,染脏这里。

这是居于高殿的神袛永远也不可能想象的到的黑暗污秽。

这里是躲避光明的灰色地界,实力为王。

没有人会讲究什么,贫民为了生活可能自相残杀。

“你终结我吧。”

佛母孔雀大明王垂下眼睑。

“你不想他了吗?”那个人笑着,掐住孔雀大明王:“你知道吗,那个人可是从来没有想起过你啊!”

“我明白。”孔雀大明王的声线平稳。

“就知道你还会嘴硬,但是这可与我无关。”

那个人松开了手,另一只覆在孔雀大明王额头上的手缓缓收紧。

一点幽蓝魂魄飘离而出,被那个人握在手心,孔雀大明王的尸体无力的跌下来。

“再见,孔雀大明王。”

这里的尸体大家都司空见惯。

木屐踢踏着,在小巷中经过,她仿佛不属于这里,却又浑然天成,低到尘埃却又飞上云端。

路上横亘着几具尸体,老鼠分食着他们,看到她经过,纷纷逃避。

“呐,真是熟悉的地方,如此声色,如此潮湿,像极了滋生犯罪的温床,嘛。”木屐声清脆,撞击在小巷中,巷子里有人冲上来想要抢劫她,颜色逼人的女人冷笑着痛下杀手,好像对她来说杀人不算什么,那个不长眼的人在空中炸成一片血雾,被雨水冲刷,什么都没留下。

“哈哈哈……难怪我喜欢这里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富婆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